第一章 乌兰镇的冬夜


  诺德王国一年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会是温暖的,别的时间这里似乎总是被风雪和寒冷笼罩,这里的冬天是如此地寒冷以至于晨曦之神能带给这里晨光却无法带来温暖,农业女神的信徒们总是努力地想方设法在那些肥沃可是终年寒冷的土地上播种耐寒的作物,如小麦、大麦、油菜等,一年一熟的农业勉强供给着这个国家的口粮所需。
  夜晚,位于诺德领北方的乌兰镇静悄悄,又是一年的隆冬时节,天空一如既往地飘起了鹅毛大雪,落在家家户户的屋顶,就连道路上也落得厚厚一层积雪,小镇的空气静谧无声,房屋的烟囱冒出浓浓黑烟,天上的星辰带给地面微弱的星光,大雪却把一切掩埋。
  这个季节,太阳下山的时间很早,天黑之后,快一分回到城镇就多一分安全,慢一分回到城镇就多一分危险,日落之后的野外什么都有,强盗、野兽人、不时来劫掠的北方蛮族、甚至是可怕的绿皮或者亡灵都时有出没,小镇的居民们基本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外出,只有家里的房门和温暖的壁炉能带给他们安全感。
  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除了偶尔经过的巡逻卫兵,小镇内一片黑暗,像一个死城,隆冬的寒风不断地呼啸而过,雪花在天际间飘洒,在这个一年最寒冷的季节,小镇的居民们都只能躲在自己的家里,盼望着能够早日等来开春的一刻。
  一支黑色的皮靴踩在城门口的台阶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一个穿着全身黑色皮质劲装的人出现了上,他戴着一顶皮质的三角帽,帽檐拉得很低,帽子上也有不少积雪,这个人的身材高大威猛,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刻有金色和银色花纹的单手长剑,手上还提着一把金色的战锤,战锤锤柄的长度很长,有半个人那么长,锤柄底部是螺旋的尖刺,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这个男人的面容英俊,且总是带着笑容,看似一个神父,可是他嘴巴边的绒毛来看,这个男人不会超过二十五岁,而从他链甲上的鲜血和狠厉的眼神中,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神父。
  男人左右观察了一番,道路上无人,泥巴路的积雪上找不到任何脚印的痕迹,他微微叹气,见到城门口有哨兵正在站岗,于是走上前,用着轻描淡写的口吻问道:“请问,这两天你们有见到一个戴着高顶圆帽,身披斗篷,穿着过时的长脚裤和黑色皮靴,脸色苍白的男人么?”
  卫兵本不欲回答,这个男人将自己胸前的斗篷轻轻拂开,一枚银色的白色狼头徽章显露在了卫兵的面前。
  “不好意思!失礼了!骑士大人!”那个卫兵见到这枚徽章,下意识地身体一挺并朝着男人行礼:“三天前,确实有这样的一个男人来过!他自称是布特先生,是领主大人的朋友,于是我们就放他进去了,昨天一早他就离开了,朝着西南方去了!”
  “布特先生?呵呵,让我想想,三天前的情况一定是这样,一个陌生的旅人骑着马进入了城镇……”谁知道男人嗤笑不已,他在卫兵有些不安的眼神中伸手比划着:“于是我们忠诚的卫兵上前询问,可是这位旅人掏出了几枚银币,送给了我们忠诚的卫兵,表示了不好表明身份的意思,忠诚的卫兵感受到了旅人的诚意,不,是来自‘布特’先生的诚意,然后就放他进城了,对么?”
  天寒地冻的天气,卫兵的额头马上就冒出了冷汗,汗水很快结冰,他嗫嚅地小声说道:“骑士,骑士大人,请原谅,请原谅我们的一时鬼迷心窍,我那个时候一定是被邪神附体了!那些钱,我愿意将它上缴给您,请您务必宽恕我们的罪过!”
  男人似乎很不满,哼了一声,从他的嘴中呼出了一片白雾之后,男人摇手:“算了,放我进城吧!”
  “是,是!万分感谢!”卫兵如蒙大赦,赶紧打开了城门,木制的城门在简单木制机关轴承的转动中缓缓打开,男人牵着马走进了城镇,留下了心有余悸的卫兵。
  此时尚是晚上六点,本来正应该是城镇的人们活动的时候,可诺德的气候如此,太阳早在三点时就已经下山,所以他只能独自一人在街道中走着,思考着一路上发生的事。
  “士兵们的军饷可以保证温饱却不能保证过上富余的生活,在面对一些可有可无,并不违背军令的情况下,收受了贿赂是无可厚非的,贝尔特先生果然高明,当了多年的猎魔人,他洞悉人性,区区几个银币,让他一路上躲过了很多麻烦,可是,这样就让我很难做了。”男人抬起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低语道:“去了西南方,贝尔特先生这是打算前往港口?”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还是先住宿吧,野外的夜晚实在太危险了。”男人稍微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投宿为好。
  投宿一两天,然后去和嘉兰议会的那个女人汇合吧。
  诺德王国是个荒凉偏僻的地方,不过即使是再小的小镇,只要有人类定居点,就会有旅店,男人很快就找到了旅店,一座两层高的建筑,从外面看去,应该有十来个房间的样子。
  顺着积雪的泥巴路,小镇的旅馆还是如往昔一样对所有的小镇居民开放。
  穿过旅馆结实的木门,旅馆内部好似一个派对现场,木制的桌椅混乱地摆放着,人们在旅馆内尽情交流,痛饮大麦酒,旅馆老板和老板娘不断地从吧台里面端出各种食物和麦酒,壁炉里面的炉火烧得正旺,烤炉中正炖着浓浓的肉汤,肉汤的热气在旅馆的内部不断地飘散着。
  外面冰冷的天气和室内火热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旅馆的窗户也蒙上了厚厚的雾气,屋内和屋外,像是两个世界,场地中心的篝火旁还有俩喝醉的家伙搂在一起和着吟游诗人欢快的歌声跳着诺德人的民族舞蹈,还有一个来自帝国的商人正蹩手蹩脚地被一个壮汉带着跳舞,他那奇怪的动作让在场的人们哈哈大笑。
  “弗莱娅女士!再来一杯大麦酒!”一个留着两绺大胡子的大汉朝着老板娘大声说道,他狠狠地将木制的酒杯放在了吧台上,酒杯里面已经干干净净,除了一点泡沫以外什么都没剩下。
  “美丽的!叫我的名字时一定要带上美丽的!还要麦酒?先结账,你已经喝了四杯麦酒了,合计付我二十个铜币!”身材肥硕的老板娘气势汹汹的叉腰,用勺子打了一下大汉的脑袋,大汉赶紧摸了自己的口袋,一口气掏出了三十个铜币:“这些都给你,美丽的弗莱娅女士,快点拿酒来!”
  “好咧!”老板娘肥硕的大手一挥,一大把铜币瞬间消失在了她身上的口袋里,收了钱,老板娘眉开眼笑,赶紧指挥着手下搬出更多的酒桶,旅馆老板则是将一盘烤羊肉放在了坐在吧台上的军人面前:“先生!您的烤肉,请慢用!”
  “好的。”这个军人接过了烤肉,又要了一杯葡萄酒,他看起来年龄不小了,眼角已经有了不少皱纹,埋头对付着美味的烤肉。
  在场地的另一边,打扮花哨,穿着紫色衣服,戴着红色软帽,肩上挂着一个里拉琴的吟游诗人,他正在调试着自己的里拉琴的琴弦,准备开始自己的表演。
  “吟游诗人先生!今天打算带给我们什么故事啊?”有酒客大声地说道。
  “是啊,不精彩我们可不会付钱哦!”大家纷纷起哄道。
  “吼吼~”旅馆内,所有的人都在起哄,吟游诗人无奈地正一下衣冠,开始慢慢地弹起了自己的里拉琴:“那,我今天就带给大家一个古老的故事,一个一百五十年前的壮丽史诗吧!”
  “在距今一千多年前,大地还是一片祥和,人们安居乐业,北方的蛮族和中土大陆尽管偶有交火,贸易和和平依旧是主旋律,南方国度曾经是最大最好的海港和自由的贸易城市,居住在东部世界屋脊山脉的矮人们将自己精良的装备和工艺品用以和人类帝国贸易,南方荒地矗立着一座座矮人城塞,见证了矮人的黄金时期。。。那个时候,森林还没有现在危险,那个时候。。。”
  “可是在距今大约千年以前,一切都变了。”
  “世界,被改变了。”
  旅馆里面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壁炉里面的火炭烧得兴旺的噼啪声,酒客们纷纷坐落,吟游诗人在表演的时候应该保持安静这是大陆上的常识,只是那位来自帝国的商人脸上不是很在乎,不过还是安静地在听。
  吟游诗人开始缓缓地弹奏起一个悠扬的乐曲,曲调哀伤,可是却充满着希望:“
  就在近千年前
  帝国北方,黑暗降临
  邪神逞凶,混沌横行,直如人间炼狱
  图腾之神陨落,野兽之神湮灭
  文明不敌野蛮,智慧退避凶夷
  和平远去,刀兵肆虐
  帝国南方,绿皮崛起
  格努须的头颅,化作乌扎格的饰品
  矮人们千年的要塞,挡不住扩散的瘟疫
  先王的雕像被推倒,古墓的珍藏成了侵略者的惊喜
  万幸
  同盟重新缔结于亡国灭种之际
  长须卫队,雄狮骑士,携手前行
  然而这场胜利并不值得欢庆
  帝国失去了他们的皇帝
  兄弟阋墙,陷入无休止的争执
  在黑暗的角落,亡灵从坟墓中爬起
  邪恶的野兽人腐化着大陆各地
  世界沉沦,万物危急
  一百五十年前,一颗双尾彗星划过天际,英雄终于降临
  那就是救世者路德维希
  恶魔亲王授首,邪恶萨满毙命
  再强大的混沌之子,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滩肉泥
  在法沙平原,正义者组成了不可战胜的联军
  远古巨龙咆哮
  天使翱翔于天际
  精灵的法杖和长弓闪闪发亮
  矮人们组成了最坚固的铜墙铁壁
  甚至还有魔鬼来自熔火地底
  受救世者的感化,为正义而战,与混沌为敌
  一切归于路德维希
  数十颗净化过的恶魔王子和神眷者的头颅挂在了帝国的城墙上
  彰显着他的无上荣光,丰功伟绩
  胜利的呼喊动彻天地
  众人推选他为新的帝国皇帝
  一切归于路德维希
  混沌滚回老家
  和平重新降临这片大地
  人民安居乐业
  诸神的赞歌重新响起
  一切归于路德维希”
  吟游诗人慷慨激昂地演唱着动人的史诗,没有人注意到,旅馆的门口外来了一个新的客人。
  直到一阵风铃声响起,吸引了旅馆众人的注意力,男人就站在门口,完整地听完了壮丽的史诗之后,他才推开了大门,救世者路德维希的故事是整个大陆上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这位伟大的原乡下贵族,后来的新帝国皇帝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霸道的手腕,出众的政治智慧将已经毁灭的旧帝国重新凝结在一起,终于挫败了混沌大军,新帝国在旧帝国的废墟中被重新建立起来,路德维希就是新帝国的开国皇帝。
  “请问还有房间么?”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这个男人开口了,果然如同很多人所预料的一样,他的声音显得很年轻。
  “是外乡人?”
  “没房间了外乡人,我们这里马上就打烊了,你请回吧。”
  “关门啦关门啦!”
  酒客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嚷嚷道,小镇并不是那么欢迎外来人,眼前的这个人不是熟面孔,酒客们有些排外。
  “你们……都给老娘闭嘴!这种天气好不容易来个客人容易么?你们这些天杀的蠢货总是不让我做生意!”老板娘的一声怒吼打断了酒客们的行为,然后她圆圆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有的,我们这里多的是空房间,就您一个人么?”
  “对的,就我一个人,顺便也帮我准备一下晚餐吧!”年轻人上去放了东西,然后下来坐在吧台上,他点了黑麦面包,煮蚕豆,大麦酒,和一大块烤羊排,价值同样为二十个铜币。
  “吟游诗人先生,讲个新的故事给我们听听喽。”
  “那你们要听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吟游诗人也笑着说道:“要不,我给你们讲一个布列塔尼亚开国骑士王的故事?”
  “那个我们也都听过啦!”酒客们表示这个也听过了。
  “说个绿皮和矮人战争的故事?”
  “这个没意思!”
  酒客们和吟游诗人开始大声讨论,有的想要听战争史诗,有的想要听爱情故事,甚至还有的要听神祇的故事,各种要求不一而足,吟游诗人也有些为难。
  “这样,我们让吟游诗人先生为我们讲一个新的故事,我们诺德王国的年轻英雄,‘大锤’莱恩的传奇故事,怎么样!”
  “好好好!这个好!”
  “就听这个了!”
  男人只是低头吃饭,顺便又花一点钱让老板娘弄来了一块黄油抹了面包,在吃完了晚饭之后,他就告辞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客房。
  他定的是这个旅馆最好的房间,旅馆中,最差劲的住宿当然是大间,里面排满了简单的麻布和茅草制成的床铺,稍微好一点的单间则是双人或者单人,同样只有一个简单的床铺和和边角的一桶水,一桶水不是拿来喝的,是方便的时候用的。
  他住的房间,有着柔软的床铺和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甚至还有一个用来洗漱的专门隔间,房间里面有一个小窗户,回到房间只后,莱恩轻轻地将窗户推开,看着外面的大雪:“这场大雪不知道还会下到什么时候……”
  这时,男人手腕上的手镯突然闪动着柔白色的光芒,他没有丝毫意外,用手按动了手镯上的宝石,于是一个充满着威严的声音从其中传出。
  “莱恩,找到贝尔特的踪迹了么?”


第一章 乌兰镇的冬夜
战锤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