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生


  星历20412年12月23日上午,一半灰色陆地一半是蓝色海洋的磐石星在基阿恒星的照射下,包裹星球的大气层变幻着各种色彩。
  哪怕是从太空看向陆地,都可以看到陆地之上的满目疮痍,许多年的战斗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陆地少有绿色覆盖,多数是死寂的灰色。
  也只有看到蓝色的海洋,才说明这是一颗有着生命最基本资源水的星球。
  虽然磐石星从远处看那不断变幻的色彩如梦似幻,但事实上这颗星球在星际联邦之中也只是低生存质量的行政星球。
  低生存质量的行政星球是所有人类能够居住星球中的最低标准,提供着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如氧气、淡水、食物,但低生存质量就说明环境恶劣,人类在野外很难生存。
  在磐石星的一处天空中,原本无风无云阳光明媚的平静天空,被尖厉的音爆声打破了。
  接着空中出现了耀眼的光点,光点拉近,那是几架正在追逐的飞行器。
  最前方是银白色的个人飞行梭,后方是星球防卫天网系统的四架拦阻者无人机紧随其后。
  在单人飞行梭中,阿伯特面色阴沉的操纵着飞行梭,驾驶仪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左右移动,大幅度的变向已经是这架个人飞行梭的极限了。
  他都有种感觉,如果再这样大幅度的进行这种变向,这架用于太空飞行的个人飞行梭很可能都不用拦阻者无人机攻击就会崩溃,但他却不敢有半点迟疑,手中的加速与变向依然没有中断。
  他想通过加速与变向来摆脱后方的拦阻者无人机,可四架拦阻者无人机就像是粘在个人飞行梭后般,根本无法摆脱。
  “该死的,我就不应该开着这破玩意来这里!”阿伯特口中咒骂着。
  阿伯特是一名星际雇佣兵,属于声名狼藉的天狼佣兵团,同时也是星际联邦的通缉重犯,身背着多项谋杀与多次拒捕、伤人、抢劫等重罪。
  死在他手中的平民不下数十人,就在前一次任务中,天狼佣兵团成功抢劫了一艘星际游轮,佣兵们得到了丰厚的报酬,各自去找乐子了。
  阿伯特同样分得了不少的信用点,他就使用伪造的身份前来磐石星放松一下。
  本来他以为在这个偏僻的星球上,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所以他并没有带任何的武器装备,只是驾驶着个人飞行梭偷偷潜入。
  这种潜入是星际通缉犯们经常做的事,再仿真的身份手环也经不起正式关卡的审查,伪造的身份手环只能支持简单的信用点消费。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刚刚进入星球时就被拦阻者无人机发现了。
  “这些垃圾不去管虫族,追着我做什么!”阿伯特看着中控屏上的拦阻者无人机口中继续咒骂着。
  这些拦阻者无人机是星球天网防御的一部分,主要是发现并攻击空中飞行的虫族,并不是针对潜入者的。
  如果是发现了强大的虫族,那么拦阻者无人机就会向天网汇报并进行监视,若只是弱小的虫族,就会直接展开攻击。
  阿伯特也算是倒霉,恰好遇上了一队执行任务的拦阻者无人机,就被盯上了。
  如果有武器装备,这四架拦阻者无人机并不会被他放在眼中,可是开着个人飞行梭,连逃走都很难。
  “警告,立即停止飞行,接受检查!警告,立即停止飞行,接受检查!”这是通过天网监控拦阻者无人机的工作人员发出的警告。
  虽然说拦阻者无人机是无人驾驶,但在天网的远端一直会有相关的人员在进行实时监控。
  此时阿伯特的情况已经上报,攻击随时都会开启。
  还好拦阻者无人机设定的目标是虫族,否则都不会有警告就会直接攻击了。
  阿伯特没有理睬拦阻者无人机的警告,拦阻者这种无人机他见的太多了,对其性能有着详细的了解。
  别看他这时无法摆脱拦阻者无人机的追击,但通常情况下,拦阻者无人机也只是迫降非法飞行器,而不会直接攻击。
  对人类发动攻击的命令,只能是由相应权限的人类才能发布,这是一条铁律,也是无数次人工智能出现问题后的最终解决方案。
  阿伯特看到了个人飞行梭驾驶仪旁的地图,发现前方不远处就是佩兰城,心中一喜,只要靠近城市,这拦阻者无人机就无法对他进行追击了,拦阻者无人机必须以保护公民的生命做为第一准则。
  个人飞行梭加速向着佩兰城的方向飞去,后方四架拦阻者无人机则是不断的发出警告,同时开启了大功率扫描器扫描着个人飞行梭。
  ——————————————————
  “大卫,你是不是没吃早饭,走快些呀!”棕色短发的杰西卡对落在身后的大卫催促道。
  杰西卡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十七岁的年龄让她有着一种年青特有的青春气息。
  大卫从她对自己的态度就可以知道,她并不是太情愿叫上自己同行的。
  杰西卡心中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在寒假的早上,实在是找不到同行的人,她才不会叫上大卫这样性格孤僻的人一起。
  “好的!”大卫用短促的声音说道。
  他说出‘好的’这个词时,心中有着难言的古怪感觉,因为他本能的会使用这种语言,可他却对这种语言又有着极度的陌生。
  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于他是昨天才来到这个世界的,他并没有接收到这具身体的记忆,还好这具身体掌握的语言与文字他倒是莫名的接收了。
  他在前一世的名字叫李大卫,一位“成功”的it工程师,之所以会在成功上加上引号,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四线城市中的it精英,放在一二线城市中,就是渣渣般的存在。
  他被撞的地方是一座叫范公桥的下坡路上,他既没有开他那小排量的汽车,也没有骑那电瓶亏电的电瓶车,而是步行。
  在重型卡车失控冲向他时,他与几位路人正在路边人行道上。
  重型卡车并没有选择在道路中更重的水泥罐车,却是向着更为脆弱的人群冲来。
  大卫并不想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那重型卡车司机的想法,但他现在想来,却是极为怀疑这一点。
  在面对失控重型卡车时,大卫左右都是行人,特别是其中更是有几个刚放学的学生。
  当时他没有时间思考,左右又都是行人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躲避,当时他做出了一件他此时都无法想象的行动,他猛然推开了身旁的行人。
  接着就是重重的撞击,他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亡,但他却清楚的记得,他成功的推开了身边的几个学生。
  当大卫苏醒过来时,他就出现在这具身体的家中,一处布置的极其诡异的地下室里,同时占用了这具身体。
  破损的祭坛,烧成焦黑的未知肉块,打开的古旧陌生文字书籍,再加上全身赤裸的他,一派邪恶仪式的现场。
  如果不是他看到地下室顶部那整片的照明灯光,还有地下室中科技感十足的健身器材,以及有着金属材质的地下室墙壁,他都以为自己来到了一处愚昧野蛮的世界。
  大卫花费了近一个小时,才慢慢接受了他从一个黄种人变成了如今身材高大的少年白人的事实。
  又花费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了走出地下室的方法,虽说只是简单的一个手掌验证,但对于没有接受到这具身体任何记忆的他而言,一切都需要去尝试。
  不过在走出地下室后,他就完全不需要操心环境的陌生了。
  因为这处住宅的智能管家,一个人型家政机器人就等候在大卫所在的地下室外。
  在地下室外大卫吃惊的看到了一处巨大的地下蔬菜培育基地,然后在智能管家的带领下,回到了地面的卧室中。


第1章 新生
超凡大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