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误入竹居遇仙人(上)


  平林漠漠烟如织,暝色欲至。一声咆哮叱咤而来,犹如天河决了口子,两名男子齐头狂奔,一个比一个急,似要将对方甩在后头一般,疾跑在后方的那一团白色,便是这的森林之王。
  树林的尽头是一片沼泽,去无回,归无路。二人精疲力竭,终于跌坐在了地上,身体仍惊惧地往后挪,均嘴里大喊:“不要过来!”
  白虎止步,对二人呲着獠牙,仿佛他们下一刻便会成为自己的腹中食。一名女子缓缓走来,绕着手中的鞭子看了他们许久,二人蜷缩着,颤抖着,她忽然手一挥,白虎便张开血口扑了过去,两名男子纷纷大喊,两眼一黑,失了知觉。
  空山寂寂,云烟氤氲,绝壁旁的千尺寒潭令人望而生畏,山间低凹而狭窄处,其间多有涧溪流过。忽然一丝琴弦的嘶鸣划破了长空,令东方翊站定了身体,那是银瓶水迸,铁骑枪鸣,而后低回如莺声燕语,清风徐来,委婉连绵于幽篁。
  东方翊好奇地想:“这如此精湛的琴艺想必是哪位世外高人,我须得见上一见。”。
  终于来到一所绿竹搭砌的竹屋前,而方圆十里渺无人烟,东方翊心想这应当就是那抹琴声的所在处,于是拱手说道:“在下东方翊,无心扰阁下清幽,但阁下的琴艺实在令在下着迷,不知在下可否有幸一睹您的真容。”
  东方翊话音落下许久,仍不见竹屋内有动静,他又再次环顾了四周,依旧没见人烟,心中暗道:“这人隐居山林,定是不愿被世俗干扰,罢了,我还是赶路要紧。”
  他刚回身,骤然风起,竹门大开,一丝琴弦倏地环上了东方翊的腰,将他拉扯进去。东方翊惊魂未定,四处张望,这才看清了前方端坐于榻上的老人,面前是一台檀色的瑶琴,沉闷却油光发亮,一看便知是常年抚摸下的杰作。
  老人素衣华发,面色憔悴,眼神却苍劲有力,东方翊正了正衣裳,俯首作揖道:“晚辈…”
  “人你已经见过了,可以走了。”
  东方翊刚开口便被下了逐客令,只见他咽了口唾沫,心想:“这老人虽看着面善,但语气冷淡异常,显是不喜外人打扰,父亲也叮嘱过我江湖险恶,高手如云,既然他已下令驱赶,那还是赶紧走,免得徒惹事端。”
  东方翊正要挪步,外头却传来了疾跑声,突然三名男子冲了进来,这一出一入,力劲十足,中间男子与他撞了个满怀,气喘吁吁地望着他。
  左侧年岁约莫二十七八的男子身着对襟青衫,头戴儒巾,手中还握着一卷泛黄的书卷,看起来温文儒雅。右侧男子则瞧着三十有余,一袭黑袍,尖嘴猴腮,八字胡微微翘起。
  而中间这名男子瞧不出年岁,身材矮小肥头大耳,左耳垂上还吊着一环拳头大小的银圈,被撞得懵神的他一开口就对着东方翊痛骂道:“你是什么东西?!”
  东西?东方翊怔在原地,拱手结巴道:“在…在下东方翊,杭州…”
  肥耳男子大手一挥,声音震耳欲聋:“少来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我问你是谁?!”
  “我是…”东方翊仍未说完,又被其右侧的男子打断道:“哎呀…别你是我是了,她们快追上来了!”
  肥耳男子这才幡然醒悟,一拍脑门,朝里头的老人喊道:“老头!救命!”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出了女子的声音:“里头的人快出来。”
  见屋内毫无声响,为首的女子才谨慎上前。突然竹门大开,一根琴弦发了出去,直击该女子的眉心,只一下,她便重重摔落在地,身后的三五名女子见状便气急,不由分说地持剑上前,老人又发了几根琴弦,将她们尽数击退。
  待她们败逃,肥耳男子在门口吐了口唾沫,道:“呸,就这三两下子。”
  东方翊觉得他狐假虎威的模样甚是有趣,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意识到失态的他急忙掩口,可为时已晚。
  肥耳男子转头,凶神恶煞道:“你在笑我?!”
  东方翊瞧他的模样吓煞个人,但还是轻咳了一声,正了正身子,硬气说道:“我笑你,明明是夹尾逃窜,却在这狐假虎威。”
  “夹尾什么?!你在说什么屁话!”肥耳男子面红耳赤地喊道,说罢便大手朝他扇去。
  而他左侧的儒雅男子擒住了他的手腕,眼睛却盯着东方翊手中的剑,换上一副恭敬的模样,拱手说道:“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东方翊终于瞧见了好脸色,便笑着回礼道:“在下东方翊,从杭州而来。”
  右侧的黑袍男子也瞥见了他的兵器,手指撩拨着稀疏的八字胡,微眯着眼睛暗忖道:“原来是东方家的子孙…”
  东方翊又说道:“还未请教各位前辈的名号?”
  肥耳男子凑到他跟前,打结的乱发滋生了一股怪味,又发出刺耳的声音:“我看你人模狗样的,‘东海三奇’都不认得?!你知不知道‘潭洞十二仙’看到我们三人得跪着叫爷爷,‘黑白无常’瞧见我们也绕道走!”
  说完走了几个碎步,指着老人的鼻头说道:“就连他!还不是供我们差遣!”说完还插着腰,做足了势头。
  东方翊听得一痴一愣,悠悠点头,他知道“潭洞十二仙”,也闻过“黑白无常”的名声,可偏偏从未听说过什么“东海三奇”,但这人既如此说,料想他们定是武林中十分厉害的人物,不禁恭敬行礼,道:“失敬。”
  肥耳男子见他痴呆的模样又要发威,儒雅男子才拱手出声道:“小生名为秦为径。”又指向黑袍男子介绍道:“这是大哥温良,你身旁的那位便是小生的二哥金不换。”
  东方翊不可思议地望着这满脸横肉的男子,一头乱发,臃肿的身体似要把这身衣服撑破般,若瞧年岁,做那二人的父亲都绰绰有余,可竟然排行老二。
  这“东海三奇”中的大哥温良,虽道“温良恭俭让”,可却是个喜怒无常,阴险狡诈之徒。而老二金不换,大字不识,是个好色贪财之人,这老三秦为径自称满腹经纶,终日书不离手,却是落第秀才,苦考了十数年仍未高中。这三人相貌迥异,性格大相径庭,连姓名都古怪不一,可却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弟。
  金不换猛地一拍身旁的桌案,着实把东方翊吓了一跳,他对着老人说道:“我说你从哪弄来的痴愣娃娃!难道是徽竹妹妹…”想到这的金不换使劲摇头,自言自语道:“不成不成,这娃娃呆头呆脑的,徽竹妹妹断然不会看上他。”
  东方翊瞧着金不换张牙舞爪的模样,一脸茫然,暗道:“这徽竹妹妹又是何许人也?莫非是老前辈的女儿或者妹妹?瞧着老前辈的模样应该年逾花甲,那这个徽竹妹妹岂不也是人老珠黄一辈…”
  他看着一屋子的怪人,打了个激灵,急做撤退之想,于是忙慌拱手说道:“前辈的琴艺在下已神会,几位前辈在下也识得了,目前尚有要事,就不多做久留。”
  东方翊回身,却被金不换堵住:“想走?也不是不可以,银子拿来。”说罢便将手伸在他面前。
  东方翊微蹙着眉,疑惑道:“银子?你要做什么?”
  金不换咧嘴,笑态猥琐,道:“打劫!”
  东方翊气急,暗道这怪人居然明目张胆向其劫财,可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破财免灾,于是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他。
  他一开门,瞧见门外走来五六名女子和三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身着烟色交领直裾袍,外搭檀色褙子,面色凝重,他背手走在最前面,像是其余人的头目。
  东方翊顿住了脚步,看着朝自己而来的人,忽然一想:“这…难道是…之前的…”于是骤然拔腿,又跑回了屋里。这回唤作他气喘吁吁地看着众人,道:“他…他们好像来了。”
  金不换满头雾水,道:“谁们来了?!”只听这时门外出现了浑厚有力的声音:“在下涂震乙,请高人高招!”
  只见一直凝神闭目的老人突然睁眼,终于开口,呵斥道:“涂震乙?你招惹的是危月宫?!”
  金不换被他的厉色惊了一抖,随即蔫下头,没了之前嚣张的模样,软声道:“我…我不知道是危月宫的人。”
  温良却在一旁幸灾乐祸,道:“哼,老二偷了人家的银两便罢,还伸手掐人家的屁股。”
  金不换闻言便气急,“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掐了人家的屁股!而且,而且…我又不知她的身份!你功夫了得,适才被追命,也不见你出手!”
  温良吹了吹胡须,泰然自若,道:“你冲我嚷嚷有何用?是你闯下的祸事。”
  东方翊眼珠转动,思索道:“这危月宫是何方神圣,老前辈瞧着也像是得道高人,为何连他也为之忌惮。”
  正垂眸深思之时,一只满是污垢的大手落在了他的肩头,“就你了。”
  东方翊盯着近在咫尺的面庞,错愕道:“我?”
  金不换一面说一面围着他转,“对,看你这身躯,配上你的刻云剑,对付他足够了。”
  东方翊初出茅庐,连只蚂蚁都不曾踩死过,更别说真刀真枪与人短兵相接了,他急忙摆手道:“不不不,在下修为尚浅,我去也是自寻死路。”
  金不换露出一口黄牙,揪着他的衣领,脸上堆着一副阴险的笑容,说道:“嘿嘿,是你死,而非我死,我只要我活,你死,与我何干?”
  东方翊使劲又谨慎的用手指将他满是垢泥的手指一根一根勾了下来,正了正衣襟换了口气,道:“可他们是要你的命,而非我的命,若我死,他们依然会杀了你,而因为我死,我父亲定会找上东海,去挖你祖宗的坟,刨你祖宗的尸,如此一来,你岂不是成了不忠不孝之徒。”
  金不换听着他此番言语,摩擦着下巴,道:“你这小娃娃似乎说的有点道理,这不忠不孝之徒我不能做。”
  东方翊听闻此言眉头骤时舒展开来,只见他又说道:“不过,若没了性命,我连这不孝之徒想做都做不成了!”于是又拎着他的衣领,说道:“我不管,你出去把他解决了,我给你一锭银子做报酬。”说完掏出了适才东方翊甩给他的银锭。
  “这银锭明明就是我的。”东方翊气愤道。
  “诶,此言差矣,这银子在我手上,那就是我的。”说完又勾着他的肩,硬拽着他到一旁,声如细蚊地说着:“我介绍徽竹妹妹给你认得呀,她最是喜欢勇猛之人了。你瞧见没,那老头是徽竹妹妹的爹,世外高人,武艺超群,你若击退了这帮孙子,我便在他面前替你说说话,让你娶了徽竹妹妹。”
  东方翊深觉厌烦,挣脱了他,喊道:“什么姐姐妹妹的!我说了我打不过,你说你们是‘东海三奇’,这个叫你们爷爷,那个唤你们爹爹,原来不过是贪生怕死之徒,只会在我一介晚辈面前吹嘘。现如今还要我来替你们出头,真是可笑!”
  “罢了,二哥。既然东方公子不肯出手,何必强人所难呢,只不过这东方家的历代先辈都以侠义闻名于世,孰料后辈却如此不中用。”
  可即便秦为径使出了激将之术,也丝毫动摇不了东方翊,“你就算有此言语也激不了我。”说完又瞧了一眼久坐于榻上的老人,不禁起了疑惑之心,问道:“既然前辈武功卓绝,为何不出手将他打发了。”
  老人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似有不为人知的隐情,终于发了话:“我已年迈,不问江湖,这打打杀杀的事情老夫不想再参豫。”
  他捻着胡须,仔细打量了东方翊,瞧着他体格健壮,又有兵器在手,心想:“这少年持‘刻云’在手,想来会些拳脚功夫,我旧疾难愈难以发功,但若借他之手,一来少费了气力,二来应付了涂震乙,倒也不失为一桩坏事。”想罢便说道:“少侠若有心相助,只管前去,必要时,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只简短一句却铿锵有力,东方翊终于下了决心:“既然前辈如此说,我不妨试上一试,此番祸事并非我引起,外头的男子想必也不会太为难我。”这样想着,便提起剑,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向外走去。
  


第一章 误入竹居遇仙人(上)
危月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