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鏖战大名府


  “大名府经过昨夜一战,炮台被摧毁两座,瓮城也丢了一门,各部破损的厉害,根本来不及修补。倘若他们白日养精蓄锐,入夜再来,大名府城还是有很大风险失守的,他们毕竟兵力占优。”
  “当然,千万不要忘了,在运河对岸,蒙古还有二十万精锐骑兵,二十万精锐汉兵。”杨浪说“那便是一头伏卧着的老虎,随时都会扑过来给我们一口。”说道这里,他握了握拳头。
  “昨夜聚拢而来的一万五千残兵而已,便让我们不得不放弃了河岸防线,更何况四十万的精锐部队?后果不敢想象。”黄药师一番分析,更加确定了就在今日打上一场歼灭战的重要性。
  “宜早不宜迟,最好是在今日歼灭大部,使其丧失对大名府的威胁,残部可遣一师,慢慢收拾。”
  “那我们,便不给他再次触碰到大名府城墙的机会。”杨浪抬眸,泛出冷光,杀机阵阵。
  ……………
  ……………
  日正中午,大名府一线各部军队提早了半个时辰吃饭,正午时分,各部已经开始有序出动。
  大名府留有一个昨夜参战的整集团军防御,另有昨夜参战的十个战车旅留守。
  他们经过一夜的激战,锐气已消减,急需休整,用来守城防御最好,断然不可再去攻城略地。
  除了他们外,大名府一线所有部队全部调动了起来,奔赴他们指定位置。
  “战舰封锁水面,严密防守,纵然蒙古再次强渡,白日入夜之前也不准把他们放过来!”
  这是杨浪对水师的命令,入夜之前,足以调动各部把这三十多万的主力歼灭掉,就算不能完全歼灭,也能歼灭大部,致使其再也对大名府构不成威胁。
  首先移动的是河岸驻防集团军,由原本的防御状态开始向外伸展,回到了早先备好的工事当中。
  徐徐展开,这条长达十里满是壕沟和防御工事的战线再次显露了出来,截住了一方,阻挡住了蒙古的大半退路。
  各路部队徐徐开进,一个集团军是为中军,缓缓推进,前方一个野战师为前军,左右还各有一个野战师担任左翼右翼,两个炮兵团推着重炮缓缓跟进,左后乃昨夜没有投入战场的十个战车旅,右后是两万轻骑。合计仅有十万出头,却主动对着三十多万蒙军发起了进攻。
  红袄军的举动,再次挑起了疲惫不堪的蒙军神经,他们根本来不及休息,赶忙列阵,准备迎敌。
  两军距离不断推进,直至五里止住。
  红袄军这边各类兵种皆有,蒙古那边则几乎全是步兵。
  三十万人,分成了二十万的中军,五万的左翼与五万的右翼,共计三个庞大的军阵。
  “炮兵团预备,轰其中军,十旅战车开进,断其右翼!”杨浪发布了第一道军令。
  此次会战的指挥官是杨浪,黄药师留在了大名府城内防备不测。
  轰轰轰!!!~~~
  轰隆隆!轰隆隆!!~~
  刹那之间,上百枚猛火弹齐出,练成一线,轰在了蒙古中军与右翼之间。
  炮火没有停息,连轰九轮,猛火弹弥漫之下,中军与右翼已经分成了相当大的间隙。
  也是在这个时候,战车旅出动了……
  蒸汽声,嘶鸣声,重甲玄炮连珠枪,这在蒙古军眼中,简直就是修罗军团。
  战车冲刷而过,碾压一切,除了歼敌三千余外,还把那缕缝隙给扯大了七八倍。
  野战师出动了,前锋推进,跟在战车旅的后头,不费吹灰之力的插进了蒙古中军与右翼之间。
  前锋野战师跟着战车旅,左翼野战师跟着前锋野战师也挤进了过去。
  两万轻骑前补,替代了左翼。
  当战车军冲刷而过,折回之后,在蒙古右翼与中军之间,已经稳稳当当的插进了红袄军的两整个野战师。
  同时第三和野战师也从之前两个野战师支撑起的空间穿梭了过去,随着战车旅折回,把蒙古右翼另一面包裹住。
  “好一个穿针引线!”即便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龙女,夜看的一惊,发自内心的为杨浪叫好。
  实话实说,杨浪这一手,玩的的确漂亮。
  先以火炮杀伤轰击,从而营造契机缝隙,战车旅赶紧将其撕裂扯大,两个野战师无缝衔接的插入了进去,点睛之笔是最后一个野战师。
  一个野战师直面蒙古中军,以防御姿态。另外两个野战师,直面蒙军右翼,以无所畏惧的攻击姿态,对右翼蒙军形成了夹攻态势。
  “攻!”
  杨浪大手一挥,占领发出了,蒙军右翼立即遭到了左右两个野战师的夹击。
  现在的野战师经过了大大的加强,无论是骑兵,炮兵,还是装甲,都大幅提升,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万。
  在占据了绝对优势情形下,两个野战师对已经不足四万的蒙古右翼发动了一场屠戮式的进攻。
  各种兵种默契配合,炮兵远程打击,步军火枪阵结结推进,游骑骚扰偷袭,屡试不爽。
  右翼告急,已经陷入了生死存亡之际。
  中军自然不能看着不管。失去右翼,便如人失去了右手,鸟儿折去了右翅。
  当即,中军开始缓缓向西移动,朝着防备他们的那个野战师倾轧过去。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野战师,就挡住了他们二十万大军的威势,挡住了他们的第一次倾轧。
  一个野战师,能挡的住二十万大军的全力倾轧吗?
  不可能,双方都知晓。
  蒙古中军镇定思痛,开始了第二次倾轧……
  “炮火支援!”杨浪下令,两个炮兵团的火炮射程十里,十里飞袭,死死将蒙古中军第二次倾轧过去的势头给遏制。
  “右翼虽被他们包围,但他这两万部队也已经被我们和右翼所包围!
  而今就看谁能先吞掉谁了!”
  蒙古军冒着剧烈的炮火,对野战师的防线不管一切的倾轧过去。
  “不够,仅有炮火支援还是要不够。”杨浪自语。
  便在此时,十旅战车军已经全部折返归来。
  “再去冲一次!”杨浪命令,没有给他们丝毫歇息的时间。
  “诺!!!”
  战车军再一次出击,洪流汹涌,倾泻而出…


第一章 鏖战大名府
位面之武夫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