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小灵娥


  噹——
  噹——
  悠扬的钟声在云间来回飘荡,作为三千世界的中心,洪荒五部洲也迎来了一日的清晨,太阳星自东天升起,众星隐退于天穹。
  东胜神州西北,临近中神州的一处不起眼角落,一座润薄丝滑的大阵宛若倒扣的琉璃碗,将数十座翠峰罩在其中。
  阳光照耀下,大阵阵壁折射出淡淡的七彩光芒,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气在阵内来回飘荡。
  山峦处,仙禽灵兽欢嬉其中;云雾间,偶有几道身形惊鸿一现。
  袅袅轻烟起,丝丝弦乐落。
  一些林间阁楼旁的空地上,也有不少人影盘坐吐纳、腾飞漫舞,凑成了一幅仙山景图。
  伴着晨光,有朵白云自东海边缓缓飘来,径直飞到这座大阵附近。
  云上站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高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道,他带着一名八九岁模样的灵秀女童。
  白云悠悠心悠悠,清风伴左何须愁?
  便听老道慨声而歌:
  “鸿蒙开辟龙凤劫,万元千会弹指过。
  不见仙台登临阁,只闻重霄九华歌。
  渡人渡己度幽河,笑人笑神消灾祸。
  问君何以眷故里,先贤折骨得运落。
  灵娥你且听好!
  话自上古巫妖大战后,天道大兴人族,我人族炼气士渐渐占据除北俱芦洲之外大多之地,遍布三千大世,无数小千世界,但南赡部洲因是人族气运之所,故限制我等进出。
  此地乃东胜神州,三界一等一的修行之地。
  灵娥,你瞧前面这些仙山,是不是钟秀慧灵,十分的气派啊。”
  那女童乖巧的点点头,满是灵气的眸子轻轻眨着,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上带着满是期待的笑意。
  她开口应答,声音宛若幼鸟初啼,婉转动听,但总归带着少许怯弱,“嗯,很气派呢!”
  “能在接近中神州之地占据一处灵脉,咱们宗门实力那是无比雄厚!”
  老道颇为满意的抚须而笑,得意间还不忘甩了下拂尘。
  身着莲花小裙的女童小声问:“那师父,咱们为什么不去中神州占一处灵脉呢?”
  老道顿时被问住了,讪笑了声,“中神州之地太多厉害人物,在那占灵脉每天都不安生,倒是不如在此地清净自在……
  灵娥啊。”
  女童像模像样的拱手低头,“徒儿在!”
  “今日为师带你进此仙门,今后你要好好修行,不可有半分懈怠,争取早日修炼有成,踏仙途、求长生,得那份逍遥道果!”
  女童头一歪,小声问:“可是师父……您成仙了吗?”
  “咳!”老道捂住嘴咳嗽了声,“为师早些年修行出了些差错,不过成仙也就在这一二十年间了。
  走,且随为师入阵。
  你要记住,咱们道承名为【度仙门】,开山祖师乃当今仙神榜上赫赫有名的西昆仑度厄真人,所传道承为【一气正天道】,这是极高深的长生妙法!
  可都记住了?这可是你今后的跟脚,不可忘却哦。”
  “嗯!徒儿都记住了!”
  女童十分认真地点点头,老道甩了甩拂尘,驾着白云朝着前方大阵缓缓靠近,手中也拿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玉符。
  就见玉符闪烁出盈盈绿光,护山大阵便缓缓裂出了一条缝隙,容老道带着女童驾云入内。
  这对师徒刚进阵,几只白鹤就从云间低掠而来,其上站着几名身着道袍彩裙的年轻人,正是此时负责巡山的门内弟子。
  他们向前与老道见礼打了个招呼,口称‘齐源师叔’,问过这女童是这老道新收的徒弟之后,便踩着白鹤潇洒离开。
  女童那双大眼亮晶晶的,倒映着那两位身姿婀娜的女弟子背影。
  “师父,灵娥什么时候能踩着仙鹤御空呀。”
  “待你炼出了胸中五气,自可御物而行,”老道齐源抚须笑道,“你见那是仙鹤,其实都是一些法器所化,不要着急,修行要慢慢来才是。
  为师先带你回咱们峰上,再为你办理入门诸多事务。
  虽说咱们一脉如今只有你我师徒三人,但也在门内独占了一座山头,这着实是莫大的殊荣。”
  齐源说到这些时,那张有些布满风霜的老脸上也露出几分傲色。
  女童的关注点却根本不在‘独占山头’上,她扳着手指头数了数。
  三人?
  “师父,可是咱们只有两个人呀。”
  “哦?为师这一路上没告诉你吗?瞧为师这记性。”
  齐源老道抬头看了看天上飘过的几朵白云,轻飘飘地道了句,“你上面还有一个师兄,为师百年前收的徒弟,现如今,也算是……嗯,能独挡一面的良才了。
  就是,呵呵呵……”
  女童踮了踮脚,“师父您笑的好奇怪呀。”
  “灵娥你一定要记住,”齐源低头看着自己刚从一处大千世界捡回来的宝贝徒弟,面露正色,双目蕴光,脸上的褶皱似乎刚好凑成了两个大字——
  严肃。
  女童天资出众,也是颇为聪明伶俐,自幼年时便知礼仪、通学识,见师父如此严肃,也立刻打起精神,专注听训。
  老道突然又轻轻一叹,像是泄气了一般,低声道:“你大师兄练功,嗯,也出了点问题,经常会胡言乱语,而且还有一些歪门邪道的论调。
  你今后可以找他请教修行,但千万千万,不要听他说那些做人的道理!
  为人处世方面,为师会着重教你。”
  女童眨眨眼,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乖巧地点头应了声:
  “嗯!徒儿知道了!”
  老道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手中拂尘对着前方轻轻晃了晃。
  “瞧,这就是咱们的小琼峰了。”
  顺着拂尘飘起的尾尖看去,就见在几座挺拔山峰之间,夹杂着一座有点‘发育不良’的矮山头。
  不同于山门内各处‘雕梁画栋藏于林,飞檐宝塔挂尖顶’的景象,这座山头更质朴也更简单,像是一片平日里少有人踏足之地;
  茂密的丛林中能见到许多珍禽走兽,仅有的几座建筑物,就是在半山腰小湖旁的两只草庐,以及草庐旁的几处药圃。
  老道怡然自得,驾着白云,带女童径直落去了半山腰处,又经过了一层简单的阵法。
  这里的阵法只有隔绝外部探查的效果,因度仙门门规限制,护山大阵之内,只有后山禁地设置有防护大阵。
  落到茅庐前,白云自行消散。
  女童的布靴踩在还沾着露水的短草上,柔柔软软,草木芬芳伴随清风徐来,让她不自觉陶醉在湖光美景之间,粉嫩的小嘴禁不住轻轻的赞叹。
  山中日光刚刚落下,小湖上波光粼粼;
  水中几条灵鱼带着晶莹的水滴跃出水面,仿佛是在给新来的小炼气士打着招呼。
  老道含笑观察着小徒弟的反应,朗声道:“长寿啊,还不出来见一见你师妹?”
  女童下意识看向了房门禁闭的茅庐,心底泛起了少许期待。
  仙门中修行的师兄,肯定是一位英明神武、风度翩翩的仙人,肯定像极了自己从小听到的传说故事中那些斩妖除魔的英雄豪杰……
  然而,茅庐安安静静,其内毫无动静。
  老道又喊了声:“长寿?你在屋里躲着作甚?还不好意思了怎么?
  奇怪,气息明明是在里面。”
  低喃声中,老道拉着女童走向了茅庐,抬手推开两扇木门,一股奇异的药香扑面而来,老道眼一瞪,看到了自己感知到的气息源头——
  那是一只摆放在木床上的小纸人!
  “哦?”
  这一老一小突然开始前摇后晃,老道面色一变,拽着女童就向外急退,又禁不住破口大骂:
  “糟了,是长寿配的软仙香!”
  女童顿时感觉天璇地转,虽然被师父拉着,但立刻就朝着一旁歪倒。
  哗!
  水声?
  刚要倒地时,女童禁不住循着水声看去;
  湖面上,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呈冲天而起的态势,他只穿着一条黑色长裤,精壮且匀称的肌肉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微弱的亮光,湿漉漉的长发甩出两道亮晶晶的水帘……
  阳光刚好,这青年那还算英俊的脸庞映在那女童眼底,让她小脸瞬间蹿红。
  但她尚未修行,如何禁得住药力上头,不等完全摔倒就彻底昏了过去,小脸依旧红彤彤。
  果然,是自己想象中……
  英武的大师兄!


第一章 小小灵娥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