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消失的文件


  【医药生物,国防军工,传统制造,移动通信,物联网,云计算……一个拥有七千多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市场,不能离开尽职尽责的投资银行。
  上雪继续秉承大格局悬疑局中局文风,带你进入少有人知的中国真实投行界。
  四大平行主角,为大家彻底打开上帝视角,下一盘精设大棋,情节为主,专业为辅,不懂金融,我教你看懂。】
  “暮雪,暮雪,看手机!”柴胡朝坐在白色会议桌对面的王暮雪低声道。
  正在整理申报材料的王暮雪,一页一页地仔细检查着盖章、签字、以及落款日期,并未抬头。
  “看手机!”柴胡轻拍桌子重复道。
  那是一张长方形办公桌,约可围坐十人,其上堆满了黑色A4大型文件夹,一叠又一叠的法氏集团资料,以及无数散落的回形针。
  柴胡的一反常态,让王暮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一般而言,如果不是很急很要紧的事,柴胡绝不会在今日这种“决战之日”停下工作叫她看手机的。
  现在是上午九点四十五分,离最终申报截止时间点还剩不到七小时。
  在这七小时里,柴胡和王暮雪需要将法氏集团上市材料全部校对完,赶紧提交流程,因为这个流程需要经过足足八级领导审批,才能报进资本监管委员会。
  如若今日报不上去,拥有三千多名员工的法氏集团筹划三年的上市计划就会延期甚至再次终止。
  “王暮雪,如果这次再不行,我可能会辞职回老家,天天熬夜,太累了,其他同事可能也会另谋出路。”法氏集团财务部一个骨干员工前两日疲惫的话语,又回荡在王暮雪耳边。
  王暮雪知道,公司上市进程中最关键的部门就是财务部。
  若一个公司准备上市,让自己的股票可以被社会大众公开买卖,内部架构中的核心员工决不能流失,尤其是与上市工作最为相关的财务部。
  只有那些财务人员才最了解企业账目和运营情况,才能为王暮雪、柴胡这样的资本中介提供上市所需的数据。
  是的,数据,数据很关键。
  王暮雪高中数学老师常教导大家:这个年代,社交平台里的照片,媒体上的新闻,擦肩而过的美女,甚至最前沿的科学,都可能不是真的,而且可能性还很大,但数字不会,数字永远都是真的,永永远远都是。
  王暮雪爱数字,崇拜数字,爱它的低调,崇拜它的真实。
  王暮雪对于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格外自豪,因为这个工作经常与数字打交道,所以她也认为这份工作特别真实。
  一家企业自身究竟几斤几两,王暮雪一刷EXCEL表格中的一百多项财务指标,就通通显示出来。
  法氏集团之前申请上市失败过一次,这次是卯足干劲,净利润去年和前年的增长率均在30%左右;若非如此亮眼而稳定的经营数据,法氏集团也不可能在门槛如此之高的资本市场中争得一席之地。
  为了这次的上市,集团上上下下都做足了准备。
  研发部从海外大型科技公司挖了很多顶尖人才,尽全力提高技术优势;
  销售部365天300天都在出差,拓宽市场;
  产品质量监控部新上了代替人工检测的精准校对系统,努力提升产品质量;
  财务部更是连续好几个月陪着王暮雪、柴胡没日没夜地加班。
  集团可谓全民总动员,今日众人屏息等着消息,正所谓万事俱备,只欠申报!
  法氏集团董事长现在正在集团大会议室里如坐针毡,他抓着手机,在投影仪前不停来回踱步。
  好似此时这位董事长不是一个四十五岁的中年人,而是一名急躁的高三学生,一个使出全身力气和所有青春苦读了三年,此刻终于答完了高考最后一题,只差交卷的高三学生。
  下午五点之前必须提交材料,如若今日再出现任何差错导致项目无法申报,王暮雪很可能面对的是领导的痛斥,客户的解约与法氏集团财务部的人走茶凉……而最后一个是最致命的,这会极大阻碍法氏集团再次走向资本市场的进程。
  为了这个项目,王暮雪和柴胡已经连续一个月每日睡眠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了,现在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极端疲惫的王暮雪,抬起沉重的头看了柴胡一眼。
  她想通过眼神朝柴胡示意:“一定要现在看手机么?我们真的没时间了。”
  但柴胡此时的眼神是急切,是惊慌,是不容商议。
  王暮雪心颤了一下,迅速抓起手机,屏幕自动亮起,首页界面上是各种APP弹出的无聊通知。
  最上面那条来自柴胡的未读微信,王暮雪震惊地看到了一句话,看得很完全,因为这句话只有六个字:承诺书没看到!
  什么承诺书?!
  王暮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难道是那个申报必备文件,上面有法氏集团十几个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签字的承诺书?
  王暮雪想到这里瞳仁睁得大大的,而就在这时,她手机主屏幕又闪现出柴胡的微信,这次只有三个字:赶紧找!
  王暮雪倒吸一口气,于是她迅速翻着眼前那几叠还未来得及校对的凌乱文件,她坚信一定可以找到,因为她明明昨天还看到那个承诺书。
  昨夜凌晨两点,王暮雪跟柴胡叫了个的士,一起提着装有所有申报文件的袋子奔赴电子版制作中心。
  申报文件需要同时制作电子版和纸质版,奈何这个项目时间太紧,故他们计划是:纸质版材料的核对与电子版文件的制作同步进行。
  今早王暮雪负责检查纸质版,柴胡负责再次检查昨夜已经扫描完成的电子版。
  而很明显,柴胡此时的意思是,电子版没有这个文件。
  王暮雪将桌前的文件从头快速翻到了尾,直到最后一份文件标题出现在王暮雪眼前的时候,她彻底傻了……
  不是承诺书!
  怎么会不是承诺书?!
  “暮雪啊,听闻你已经实习了将近一年,之前参与的两个项目也成了,只要你把法氏集团这个项目做好,做扎实,稳一些,正式入职有叔叔在,没问题。”明和证券公司总裁吴风国一边剥着一只白灼虾,一边朝王暮雪笑道。
  自己答应吴叔叔一定可以将这个项目做成,结果最后竟弄丢了申报材料!这么低级的错误怎么可以出现在自己身上!
  王暮雪又从头开始翻,手心冒着冷汗。
  这回,她放慢了速度,一页一页地仔细确认。
  此时,一直坐在王暮雪旁边盯着她审核的男人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拍了拍她搭在桌上的右边小臂。
  这个男人并非王暮雪和柴胡的同事,他是法氏集团的董事会秘书,专门负责集团上市工作。
  他三十八岁,身高大致一米七三左右,下巴很尖,但眼睛很圆,穿着一件深蓝色T恤,在国外读过几年书,喜欢别人叫他大卫。
  大卫皱眉不解地朝王暮雪问道:“怎么了?是你们漏了什么资料么?”
  “没有没有,是在确认一些东西。”柴胡赶忙含糊其辞地替王暮雪做了回答,毕竟怎么能在申报的最后一天,当着客户的面说文件有可能遗失……这也是柴胡为何选择发微信私下告诉王暮雪而非直接说出口的原因。
  “刚才不是复核到董事会决议么?怎么突然打乱了节奏?!”大卫不是吃素的,王暮雪看了手机后就开始狂翻文件,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明白肯定是缺了什么材料。
  “在找承诺书。”王暮雪边翻着边如实回答。
  “承诺书?!”大卫顿了顿,而后音量放大道:“承诺书我上周不就给你了吗?你还当着我的面,数了上面签字人数,一个都没少,正正十八个。”
  大卫之所以放大了音量,是因为他也知道承诺书很重要,上面有法氏集团全体董监高的亲笔签字。
  这些人很多扎根于法氏集团各地分支机构,天南地北,有两个现在还在美国,这份文件若是丢了,今天他大卫无论如何也凑不齐所有人重新签字,那么整个项目就彻底黄了,所以他此时的内心也开始忐忑起来。
  当王暮雪再次翻到最后一页,她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地写着:糟了!还是没有!
  而就在刚才,柴胡也同时重新检查自己电脑中的所有扫描件,以及向制作中心那边再次确认,结果依然是:没有,制作中心昨晚也没有扫描过这份承诺书。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柴胡此时的内心已经由震惊和担心,转变为紧张和害怕。
  他直接把王暮雪面前的资料抢了过来,开始一页一页地自己翻,同时让王暮雪找找书包,袋子,还有周围同事的办公桌,总之可能的地方全部找一遍!
  现在的柴胡,相比于紧张,或许害怕更多一些。
  他害怕眼前这堆申报材料即将变成废纸,害怕这个他为之拼命了足足四个月的项目会以失败告终,更害怕他会因此彻底失去入职的最后一丝可能。


第1章 消失的文件
投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