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陈家祖祠的婚礼


  辛巳年正月十五,刀风镇上热闹非凡。
  陈庄的陈家祖祠大门口更加热闹。
  “新娘下轿!”
  随着伴房嬷一声高吭的吆喝,花轿外爆竹齐鸣,林金珠从花轿上款款下来。
  从红盖头的下摆边往四围瞧,她感觉到周围有一群孩童正从四处窜出,与一些围着看热闹的小媳妇一起,纷纷将手中干枯的龙眼核、小柿核、花生等等小物什朝她扔去。
  林金珠并不怕龙眼核、小柿核与花生,因为这些扔在身上并不疼,反正刀风镇结婚的新娘都要经历这一遭,她怕扔来的是小石块。刀风镇的婚仪中,朝新娘头上扔五谷杂粮、果核花生的,有祈福驱邪用意,但也有人趁机作弄一番,暗中使用小石头掷过来,把新娘扔得个头破血流!在农村,这种事时常发生。
  透过朦朦胧胧的红盖头,她两眼紧盯着那双自己亲手做的走在前面的鞋。穿着那双鞋的人叫陈立松,以后他就是自己的丈夫。
  陈立松现在正穿着只有结婚时才会穿的长衫,步伐矫健,正带林金珠往陈家祖祠走去,即将跟她拜堂成亲。
  有两个调皮的孩童忽然变得怪异起来,狡黠的眼神里,侧侧地朝新娘头上掷来几粒小物什。
  陈立松见那些小物什掷来的速度很快,看样子应当不是龙眼核、小柿核与花生之类的东西,而且他见那两个捣蛋的孩童掷出小物什后,双手正握着拳护在下巴处偷偷地乐着,知道肯定没好事。
  眼见那些小物什就要掷着新娘头上,陈立松立即措身伸手去接!
  只听得“咔咔”几声脆生生地撞击声,那些掷来的小物什一一被陈立松抓着!
  果然是几粒小石头!若是掷在林金珠头上,肯定一头红包!
  “这两个调皮鬼!立松哥现在就还给你们!”
  陈立松假装抬手要将小石头扔回那两个孩童,唬得那他们慌里慌张地跑开了。
  红盖头下的林金珠听到声响与话音,知道这位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陈立松如此为她,自然芳心大悦,紧跟着陈立松跨进了陈家祖祠。
  刚进陈家祖祠,她马上又听见了自己娘家村庄的同族哥哥林三才声音。
  “陈立松,你等会!”林三才越过了林金珠,径直往陈立松耳旁耳语一番。
  陈立松听后,往堂上喊道:“爹,您过来一下。”
  林三才说完话后就离开了陈家祖祠。
  林金珠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陈家祖祠忽然间似乎安静了下来,没人开始主持婚仪,没人跟新娘说话,也没人告诉自己该继续站着还是可以找个地方坐下。
  因为还未拜堂成亲不能说话,她不敢问,就这样呆呆地站着,直到伴房嬷过来扶她。
  但她能感觉得到:刚才护着自己的那个男人,现在并不在祖祠之中!
  两个月前,也就是庚辰年的十一月,陈庄的媒婆前来家中说亲,说陈庄的陈如意有儿女一双,哥哥叫陈立松,妹妹叫陈松妹,正好可以跟她家俩兄妹凑成两对。
  陈立松去风山打猎时路过林家寨,嫁过来之前她见过的,即使媒婆没说他们家会把他妹妹嫁给自己哥哥林金顺,她也是愿意嫁过来的,所以他现在脚底穿的那双鞋鞋底,她认认真真地纳了三天。
  她认定陈立松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的勤劳。
  前年年初风山上也出现了像刀峡上一样的一伙人,镇公所怕陈家父子被风山上的人匪化了,在田江边给了他们一块地。
  那块是什么地?刀风镇每年都刮几场甚至十几场台风,一刮台风田江的水就涨,自然就淹了那块地。常年会被水淹的田,种啥都不会有好收成,所以那块地几百年没人要。没想到去年陈家前来说亲,定下来姑换嫂后,竟另外送来整整的一袋谷子!
  原来陈家父子拿到地后并不着急种,而是从田江中挖起淤泥,又从风山边采来土石,把那块地填高,并把田埂加粗加高。勤劳换来的是收获。去年十几场台风都没影响那块地收成,而且因为靠江边,灌溉更方便。
  “刚才三才哥是不是说了自己什么坏话了?三才哥到田城生活了几年,又或者跟他说了什么新鲜事,他忽然觉得我不好,决定不要我了吗?”
  许久不见婆家人出声,现在林金珠快哭了,除了无助之外,她只会胡思乱想。
  正胡想时,听到替她接下小石头的陈立松悄声说话:“爹,小心使得万年船,林三才在城里呆了几年,消息肯定比我们灵通。”
  “嗯,我也希望刚才没白忙。那现在就开始拜堂吧!”
  “好的,爹。”
  林金珠听到陈立松父子的对话,差点笑出声来,心道:“原来不是他不要我,刚才应当办什么重要的事情去了。”
  又听得陈如意问道:“你天福哥呢?我们陈庄子弟办喜事,他若不在不成!李铁柱呢?”
  “师傅,我在您身后呢!”李铁柱应声,从陈如意身后跑到陈家俩父子跟前来。
  “铁柱,你快去请天福老爷过来!记住,你要称他为老爷,礼节不能丢。”
  “您放心吧,师傅。”李铁柱又爽快地应了一声,瞬息之间已离开祖祠跑去请人了。
  陈如意转身问伴房嬷道:“伴房嬷,我们准备开始拜堂吧?”
  伴房嬷忙道:“良辰都过半个时辰了,人到齐了就开始吧!”
  “人马上就到齐了。”
  陈如意媳妇接话问道:“过时辰拜堂会不吉利吗?”
  “终究不好,不过我看东家刚才应当有急事,那也是没办法的。”
  于是大家搬桌椅的搬桌椅,重新摆供品的摆供品,就等李铁柱把陈天福叫来就开始。
  又过了近半个时辰,陈天福才姗姗来迟。
  陈天福是一位四十来岁的汉子,手执一条文明棍,进祖祠就指挥道:“陈如意,那就开始吧!上香!公公、婆婆上座!”
  陈如意见陈天福已经来了,向他点点头,立即回身对伴房嬷道:“长者都来了,开始吧。”
  随后他拉着他媳妇,在香案点好香,拜了四拜后坐上了位。
  他们家只是一般的农民家庭,自然请不起主持婚仪的司仪,现在将陈庄最有名望的陈天福请来当婚礼司仪,已经算是很有面子了。
  伴房嬷得令也忙了起来,又一声吆喝道:“好呢!新郎、新娘两位新新人,来,站到这里来!”
  陈立松与林金珠按伴房嬷指令,男左女右地站在陈如意夫妇跟前准备下跪。
  陈天福又指挥陈如意的徒弟李铁柱:“铁柱,放爆竹!”
  “好呢!”李铁柱从香案上取了一串爆竹,拿起一根点着的香,就往祖祠的大门口而去。
  “慢!现在你们还不能拜堂!”
  话音中,一群身穿警装的汉子冲进了陈家祖祠,把李铁柱挡在了大门口。


第001章 陈家祖祠的婚礼
刀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