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师叫家长


  周一,上午,机关幼儿园。
  秦婉看着把同桌脸抓成了百香果的周悦悦,头脑都要炸开了。
  而周悦悦竟然还一脸威胁表情,看着同桌石轩哭的一抽一抽的。
  “悦悦,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秦婉忍者怒气轻声问。
  “老师,我没有错!”周悦悦梗着脖子抬头看秦婉。
  “啊,妈妈!”石轩被周悦悦的声音吓的抱着秦婉大哭。
  “悦悦,你不认错的话,老师只好叫家长了哦。”秦婉最后一次给她机会,她真的弄不明白,这个五岁的小丫头为什么会那么暴力?
  “叫的到算你本事!”周悦悦一脸无所谓。
  接到秦婉电话的周斌刚开完会,他听着秦婉在电话里快要控制不住的怒火就知道自己的闺女又闯祸了。
  周斌给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去幼儿园看看什么情况,周斌爸妈一口拒绝了。原因是:老师打电话来无一例外的都是悦悦又揍小朋友了,去了不是赔礼道歉就是被老师训。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慢慢黑屏,周斌探口气和领导请了一个小时的假,骑着自己的电动车就往幼儿园去。
  门卫大爷看到穿着制服的周斌以为是来执勤的,热情的打招呼:“警察同志,今天来的挺早啊!”
  周斌尴尬的笑笑:“大爷,我女儿老师打电话叫我过来的。”
  “哦,你就是周悦悦的家长啊?刚才秦老师和我打过招呼了。真看不出来,长的那么可爱漂亮的娃娃天天打人,你可要好好教育她啊。女孩子太暴力不好!”门卫大爷边打开电子门边唠叨,周斌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大爷,我女儿在几班啊?”周斌进来后不好意思的问。
  “唉!自己女儿几班都不知道?你是一次也没送过接过吧?小(5)班你直走五十米右转十米就是了。我给秦老师打个电话让她到门口迎迎你吧,做警察也不容易啊,顾的了工作顾不了家啊。”大爷深表同情的语气让周斌一下子有了知己的感觉,他回头给大爷鞠了个躬。
  “周悦悦,你爸爸来了,你要不要认错?”秦婉让生活老师看着班级,把周悦悦和石轩带到了办公室。
  “你骗人!我都三天没见到爸爸了。他不可能会来的。”悦悦不相信的反驳。
  秦婉看看悦悦,突然就不想责怪这么个可怜的孩子,想想自己小时候爸妈忙生意也是经常不在家,自己带着弟弟孤苦的生活。
  门卫大爷的电话打进来,说悦悦家长过来了。
  秦婉站起来到办公室门口看了看,就看到身高一米八,脸庞黝黑穿着警察制服的周斌,迎着阳光铿锵有力的走过来,秦婉感觉这个人很面熟。
  “周悦悦家长,这边!”秦婉招手示意。
  周斌听到声音看到秦婉也是愣了一下,很快他就淡定的走过来。
  “爸爸!”周悦悦跑出办公室抱着周斌的大腿就开始哭,秦婉摸摸额头,看她哭的那委屈和伤心样子,不知道还以为被揍的是悦悦。
  “爸爸,妈妈呢?石轩说我是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周悦悦抬起头看着周斌,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流泪。
  周斌的表情有一瞬间是僵硬的,很快他又恢复正常。
  “那个,周悦悦和家长先进来好吗?会影响其他班级上课的。”秦婉不好意思打断他们。
  “周悦悦家长,我是刚刚接替李老师的秦婉,今天我第一天上班,就发生了周悦悦和石轩小朋友打架的事件,我大概了解了情况,班里的小朋友都说悦悦喜欢打人,大多数小朋友都被她打过,所以我才叫你过来商讨一下孩子的教育问题。”
  “对不起秦老师,我也是第一次来幼儿园,以前都是她爷爷奶奶接送的,他们也不和我说她在学校的表现。”
  “爸爸,你还怪爷爷奶奶?你一个星期能回家吃几次饭?每次我都睡觉了你都还没回来。我也没有妈妈,别的小朋友睡觉前都有爸爸妈妈讲故事,就我是爷爷奶奶讲,我想要妈妈。”悦悦说着又开始哭,哭的极其委屈,及其伤心。
  “周先生这个?”秦婉没有说完整,但是周斌明白她要问的。
  “这个问题一会我单独和你谈。悦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动手知道?他们是你的同学,是和你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一起度过最开心,最幸福童年的伙伴。你要好好和他们相处,相亲相爱给每一个伙伴留下的回忆都是温暖的开心的快乐的,而不应该是现在这样血腥的暴力的和恐慌的。知道吗?”周斌蹲下身子轻轻的擦着悦悦的泪水。
  “爸爸,我不懂你说的话,可是我也想好好的和他们玩,可是他们总说我没有妈妈,我解释了,他们不听,我好着急,我好生气。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悦悦低着头,嘟着嘴巴两只手搅来搅去的和爸爸解释。
  秦婉看到周斌蹲下来的样子,突然就记起自己十岁时被爸爸生意上的对手绑架后,绑在十米高的电线杆上,当时的她脑子基本上空了,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敢想,害怕到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被解救下来时,脑子都没有回来,只是愣愣的看着周围的人,看到他们嘴巴在一张一合的对自己说着什么,她不哭不动。有一个蹲在她面前,伸手摸摸她的头:“想哭就哭出来,你还小有害怕和恐惧的权利,叔叔会保护你。”
  秦婉记得但是她并没有哭,她只是点点头晕过去了。
  秦婉瑶瑶头让自己从回忆里回到现实中,周斌还在劝导悦悦。
  “周先生,我们还是先带石轩去医务室看看吧,刚才我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他的伤口,我怕会留下伤疤。他家长过来看到会心疼的。”秦婉担忧的说着,这可是她考了两次才考上的有编制的工作,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被投诉然后丢失了饭碗。
  “秦老师放心,我会代我女儿负责的。悦悦给你同学道歉然后我们一起去给他治伤好不好?”
  “爸爸,你晚上可以给我讲故事吗?”悦悦趁机提条件。
  “看你表现。”周斌含糊不清的回到。
  “石轩,对不起。我错了。我保证以后都不抓你的脸了,我好好的和你玩。你能原谅我吗?”悦悦转身就和石轩道歉。声音甜甜糯糯的让人不想原谅都难。
  “没关系,悦悦。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吗?”石轩抹着泪哑着嗓子问,这个孩子哭了半天嗓子都哭哑了。
  悦悦点点头笑着和石轩拉拉手,秦婉带着石轩和周斌去医务室去处理伤口。
  医务室的女医生简单看了看石轩的伤口,摇摇头。
  “医生很严重吗?”秦婉心里凉半截。
  “这么轻的伤,再过半天就愈合了。”医生翻着白眼。
  “好的,谢谢医生。”秦婉抱着石轩出了医生办公室。
  “秦老师,我这里有几百块钱,等这个小朋友家长来接他时。给他们当医药费。”周斌把钱给秦婉时,有点不好意思,他等不到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
  “不用的,家长来了我会解释,如果他们真的要赔偿也是我这个老师的责任。”秦婉抱着石轩没有去接钱。
  “那怎么可以呢?要不这样吧,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那边家长要是有什么要求你随时联系我。”周斌把手机号码报给秦婉。
  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周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接通就急急的和秦婉告别。
  边跑边接电话的周斌,只看了一眼等在教室门口的周悦悦摆摆手就跑出了幼儿园。一路上把两轮电动车当成火车开到极限的周斌很快就回到了所工作的公安局。
  “说说情况吧!”周斌抹抹头上的汗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手下带的四个新人。
  “周队,我们在跟的那个案子出现了点问题:一号嫌疑人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山区,而昨天我们还看到他在监视的小区里散步。这有点诡异啊!”实习生王磊把合作单位发过来的图片给周斌过目。
  “你们监视一号时,中间有没有出现过间断?”周斌低头沉思。
  “绝对没有,我们24小时不间断的轮流换班监视的。”刚转正的唐浩语气坚定的回答。
  “这么说我们需要去到那边确认一下这个人的真实情况。”周斌缓缓的说,他看着他们几个人,“这边的监视不能放松,我们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千万不能中了陷阱。”
  “不好了,周队!刚才收到小李的电话,我们监视的嫌疑人,刚刚从小区的天台跳楼死亡。
  面部着地那个惨不忍睹啊,小李在现场协助法医在做鉴定确认身份。”队里的唯一女性郑佳媛跑进来报告周斌。
  她的脸上因为快速奔跑和着急出现了一层细汗,让本就白皙的脸添上了朦胧的感觉。
  她今年28岁还单身着,队里的人隐约能看出她对周斌的好感,但是她都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大家也就不瞎猜。
  “怎么这样?快去看看!”周斌起身就要走,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郑佳媛说:“帮我定两张去那个山区的票,我回来就出发。”
  周斌火急火燎的带着两个助手奔赴现场,其他人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


第一章 老师叫家长
总有温暖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