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医的困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钟医穿着一件风衣,自信地站在华夏医学院的讲台上。他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今天演讲的主题。
  “中医的困局和发展方向。”
  台下传来了一片哗然。
  美国医药代表——美新医药集团的大人物们,全部就像是吃了耗子药的老鼠,脸色一片漆黑。他们花了大价钱给钟医搭了这么一个平台,请来了这么多大人物和代表,钟医就给他们讲中医?难道不是再一次鼓吹西药救人,西医才能够拯救世界,从而进一步在华夏推广他们的西药吗?
  钟医却对美新集团代表的反应,毫无反应。
  他作为八十年代自考出国的天才,哈佛医学院第一名的毕业生,这一点底气还是有的。
  钟医指着这个标题,用他特有的低沉声音说道:
  “中医如今的困局来自几个方面:
  其一,中医见效慢。这是中医和西医给人最大的不同。作为一个病人,得病之后最期待的事情莫过于疾病快速痊愈。这一点,中医给人拖沓的感觉。
  其二,中医不方便。这种不方便来自于方方面面,熬药的不方便,吃药时候的苦……不像是西药,一个小小的药片就能解决问题。”
  钟医顿了顿,下面才是他最直刺中医的痛楚。他的声音更低了,给人一种如山岳般的稳重,道:
  “最后,我想说中医最大的问题,是中医缺乏一个标准。
  中医的医生良莠不齐,中医好的太好,差的又太差。去看医生就跟撞大运一般。不像西医,只要有仪器检测结果,医生的经验反倒起的作用很小,西医外科除外。
  中医诊断讲究望闻问切,却也缺乏一个标准,不够数值化,基本是主观经验。
  中药的熬药也不够标准,不像是西药,利用化学公式,能标准化的制造药物,而中药不行,年份、产地、保存状况、泡制状况这些都影响着药效。”
  钟医的话一落下,全场皆是惊讶。
  他、他这是赤裸裸的把中医的遮羞布给扯了下来。
  在场大人物们交头接耳,不知道钟医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美新医药集团代表此刻的心情特别的复杂,一方面,他们欣赏钟医将中医这门古老的医术说的不够标准化,另一方面,他们恐惧钟医接下来会说出什么东西来。
  于是,美新医药集团大人物们交换了眼神。
  “打断他。”美新医药集团代表吩咐道。
  钟医在台上,整理了自己的思路,正准备继续往下说。
  下面我将阐述我对中医发展方向的展望……
  “吱。吱。吱。”
  钟医的话传入话筒,却没有发出应该发出的声音。
  随后,现场主持人紧急宣布,因为场地、安保各方面问题,今天钟医的演讲到此结束。
  钟医的双手不自然的握了握,眼神如剑的看向台下美新医药集团代表。
  他在美国呆了七年,太明白美国人的这些无耻手段了。
  不过,这也直接证明了一点。
  美国人害怕他继续说下去,美国人害怕他继续干下去。因为他只要继续干下去,就会对美国的医药集团带来巨大的伤害。
  “走着瞧。”钟医在台上,遥遥的对着美新医药集团的大人物用唇语说道。
  走下台,美新医药集团的代表急迫的想要跟钟医进行沟通。
  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钟医,会去鼓吹中医?
  他们急迫的想要跟钟医进行沟通,想要告诉钟医,要按照他们的路走,要按照西医的标准去做。
  可是。
  钟医一下台,直奔出口,根本不给美新医药集团代表面子。
  你不给我面子,不让我把话说完,那么我也不给你面子。
  钟医冷着一张脸,想道:美新医药集团是在国际上呼风唤雨,牛气哄哄。不过,这里是在华夏,他们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
  美新医药集团大人物在得知钟医拒绝沟通过后,冷笑一声。心中已经把钟医列入针对名单。
  ——
  ——
  钟医今年二十九岁,一头利落的短发。
  此刻他正骑着自行车,骑往卫生局上班。他白色的衬衣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不多也不少的正好卷在手臂正中间。一双严肃的浓眉大眼,给他的干净中加入了一丝沉稳。
  道路一旁,一个老太太坐在路边地上,满头大汗,面色泛红,大声的喘气。
  钟医骑着自行车正从她身边路过。
  路上的行人有不少看见了老太太的状况,却纷纷都装作没看见的离开了。一来怕惹上事,二来,此刻正是上班的高峰期,现在国有企业改革正在高峰,人人为了不下岗保住自己的饭碗拼尽全力,哪儿有时间去管别人的闲事啊。自己不管,自然有人管。
  钟医停下了自行车。
  管还是不管了?
  他犹豫了几秒钟,看了看的表,上班时间不充裕。
  可是老太太犯病的症状不像是骗人。
  作为一个人,钟医思考了几秒钟——这件事情他管还是不管。可是作为一个医生,他不能不管。
  于是,钟医把自行车停在一旁,上前问道:“奶奶,你怎么了?”
  老太太见有人询问她,逞强地摆摆手:“俺……俺没事……歇一会就好。”
  钟医却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眼头顶上的太阳,用手摸了摸地面的温度。
  “奶奶,你坐在这儿不行,我扶你去一旁坐。”
  说完,没有等老太太回答,钟医一把抱起了老太太走到了一旁的树荫下。
  “奶奶,你这样不舒服多久了?”钟医问道。
  如今正值夏暑,天气炎热,人体会因为出汗过多而脱水,也会因为运动过多也抵抗力低下。
  老太太如今这个症状,是典型的暑温症状,也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中暑。
  别小看中暑这种症状,它发病急,初期症状是状热、汗多、烦、渴饮、面赤、头痛、头昏、多汗、疲乏、虚弱,恶心及呕吐,心悸、脸色干红或苍白,注意力涣散、动作不协调,体温正常或升高等。
  如果不紧急救治,很有可能发展为热痉挛、热衰竭和热射病。最严重会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这个阶段病死率较高。
  “呼……呼……呼……”老太太大口大口喘着气。
  “奶奶,你别紧张和害怕,我是一名医生。”钟医用低沉地声音说道。
  不知道是钟医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的稳重起了作用,还是医生这个词起了作用,老太太慢慢的冷静下来。
  “俺……俺早上跳完舞后……全身就发热……不舒服……”说完。老太太手足微微抽搐、牙关咬紧,特别害怕问道:“俺……俺不会出大问题了吧?”
  “放心。有我在。奶奶,我先紧急给你处理。”钟医自信地说道。
  他飞快跑着去买了一瓶水,小口小口的喂着老太太。顺手将老太太的衣领打开通气。
  对暑温病人,紧急处理就是带她离开温热的环境,快速补充水分、以及快速自身散热。
  果然,不一会儿老太太的症状缓解。可是她的手脚还在微微抽搐。
  钟医紧急地按住老太太的作左、右曲池两个穴位。
  不一会儿,老太太抽搐症状消失。
  “俺,俺好多了。小伙子。俺谢谢你啊。”
  “我送你回去吧。”钟医说道:“你这两天还是要好好休息,暂时别做太多运动,别在太阳下走动。”
  说完,钟医抱起老太太就走。
  按照老太太指引的方向,走到了老太太的家中。老太太的儿媳一阵惊呼:“妈。你这是咋了?”
  “中暑……”老太太和钟医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不行,我立马送你去看医生。”老太太儿媳说道。
  这里的医生,自然是指的西医。
  听见他们要去看西医,钟医把自己想要告诉老太太家人的药方和饮食疗法给咽了下去。
  告别了老太太的家人,钟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口的酸楚。
  如今这个世道,西医比中医跟让人信赖,特别是这种急症。好像不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始终让人不放心。
  就像钟医说的那样,中医啊!始终不够方便。不够让人信服。
  按照钟医的想法:用羚角片6克、桑叶9克、夏枯草15克、生石膏30克、川贝母10克、钩藤10克、生地黄25克、菊花15可、生白芍15克、茯神木15克、竹茹15克、狗肝菜15克。用水煎服,每日两次。
  三天左右就能缓解症状。
  不过这些都什么用?还不是没有人信。
  钟医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十一点了。不赶快回去上班,领导要发火了。
  咦?
  钟医回到他停自行车的地方,他的自行车了?这可是他花了半个月工资买的啊!
  一大早上的,钟医有说不口的憋屈。只能用十一号车走去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钟医身上的白衬衫已经湿了一半,全身冒着热气。
  钟医赶紧给自己灌了两杯温水下去。
  一旁的同事吃惊地问道:“我们的高材生,怎么这儿才来?还把全身都弄湿了。”
  “送了一个中暑的老太太回家。”钟医随口说道。
  别人如果用这个理由,同事会质疑那人是不是撒谎。不过钟医用这个理由,却让人无比信服。
  这就是钟医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来的一种感觉——踏实稳重。
  “你不会又给人开方子了吧?”同事随口问道。
  “想开来着,不过没有开。他们家人说要去医院,我就没有多事。”钟医用低沉地声音说道。
  “这事你做得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了,去医院检查检查没有什么不好的,看西医方便和放心。”
  钟医看着众人一副交给西医就万事大吉的表情,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有暗暗下决心。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
  “钟大高材生,杨局找你。”同事给了钟医一个自己小心的眼色。
  显然杨局找他并不是什么好事。
  钟医心里一算,自然想到了是昨天演讲的事情。美新医药集团要开始给他使绊子了。
  不过他脸上没有慌乱,用沉稳的步伐走往杨局的办公室。
  事实证明,钟医想得没错。
  美新医药集团手段来的更加的无耻和陡峭。


第一章 中医的困境
重振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