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幸运日


  空气冷冽而清新,走出房门的高远深吸了口气,在鼓足了勇气之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没有太阳,也没有那艘外星飞船,浓密的云层遮住了一切。
  虽然明知道那艘飞船依然停留在原地,看不到仅仅是被云层遮挡了视线而已,但这也足以给高远带来些许的安全感。
  外星人来了已经有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以来,高远每天都会看看天上的飞船,但他凝视外星飞船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
  外星人的飞船就在哪里从未动过,所有的人都得适应着飞船的存在。
  并没有凝视太久,酸痛的胳膊提醒着高远该进行日复一日的训练了。
  高远正在努力训练的技能就是扔石头。
  如果石头可以扔的又快又准,就可以砸野鸡和野兔一类的小型动物,原始人是这么干的,现在高远也打算这么干。
  拿起石头,用力挥动胳膊,将石头砸向十米外的靶子,乒乓球大小的靶子应石而落,而石头则是砸在了靶子后面的土堆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再次拿起一块石头用力扔了过去,这次石头没有能够命中,但是虽然没能命中,却也是擦着过去的,而这个精准度让高远还算满意。
  将扔石头的动作重复了五十次,高远提前结束了他的训练,在昨晚发现胳膊疼的提起筷子都有些艰难后,高远就已经决定减少训练量了。
  任何一项技能都需要长时间的训练,五十发四十一次命中,只用了两个月时间练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让高远非常满意。
  高远需要一条健康而状态良好的胳膊来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危机状况,所以他虽然迫切需要掌握一门求生的关键技能,可他还是得减少训练量来保护的自己的胳膊,过犹不及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训练结束,是时候去寻找猎物了。
  这里是太行山的深处,野生动物很多,小型动物的野鸡和兔子是最常见的,大型动物里野猪是最常见的,甚至可以说是泛滥成灾了。
  狍子比较少见,但高远可以肯定这里有狍子,因为他已经见过两次。
  高远的狩猎目标是野猪和狍子,他下了很多套子,但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得到任何猎物。
  高远不急,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猎人,所以他还需要摸索着学习如何狩猎,这需要时间,而他有的是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狩猎不会违反法律,因为自从外星人来了之后,地球上唯一需要保护的物种只有人类。
  左手提着长矛,腰带上挂着一把长猎刀,背包里有斧子和锯子,右手握着一块石头,高远把自己武装的很好。
  要检查所有设下的套索需要走上很远,还需要在没有路的山林里爬上爬下,刚开始的时候,这会让高远非常痛苦,但是他的适应能力很好,到了现在,他已经不会为长途跋涉感到太过痛苦了。
  已经入冬,山里的气温很低,树叶基本上落光了,但是MC全地形迷彩在以褐黄为主调的背景色中伪装效果依然很出众,这就让穿着迷彩服的高远在前进时很难被轻易发现。
  刚刚出发不远,在刚刚转过废弃的山田一角后,高远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群野鸡,足足有十几只,最近的一只公鸡距离高远不到十米远,而且还在低头从草丛里觅食。
  高远没有过多的思考,他举起了手臂,然后快速将一直握在手里的石头丢了出去。
  野鸡突然抬起了头,然后就正好被高远的石头砸中了脑袋。
  被砸中的野鸡倒在了地上,其余的野鸡受了惊吓扑啦啦的飞出了一片,而高远立刻朝着他砸中的野鸡跑了过去。
  被砸中的野鸡没死还在挣扎中,高远跑过去后一脚踩住了野鸡,随即附身抓住了野鸡的脑袋,在野鸡使劲扑腾的时候,他甩了一下手腕让野鸡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于是被拧断了脖子的野鸡立刻停止了挣扎。
  这不是高远第一次见野鸡,也不是他第一次用石头砸野鸡,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砸中了野鸡。
  高远的兴奋程度可想而知,但最让高远开心的不是他今天有野鸡可以吃了,而是他苦练已久的技能终于派上了用场。
  终于,高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打到了自己的猎物。
  第一只猎物到手,但是狩猎的行程才刚刚开始,看起来今天运气不错,或许能有更多的收获。
  高远是这么想的,在过了半个多小时后,他就发现今天的运气真的是不错。
  刚刚走到一处尚未封冻的山泉附近,高远发现一丛灌木正在抖动,而那里有他设下专门套狍子的陷阱。
  有货了!
  高远立刻丢下了右手的石头,端着长矛就跑了过去。
  然后,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铁丝制成的套索一端牢牢的捆在了一棵小树上,而套索中一头野猪正在奋力挣扎。
  看到野猪让高远有些吃惊,因为他下的套是想套狍子的,可现在套索中是一头野猪,虽然这头野猪不算很大,却也有一百多斤了。
  为什么说是意外,因为这是套狍子的套索,不是套野猪的。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不仅有区别而且区别大了。
  套狍子用铁丝做的套索就行了,但套野猪的话必须用钢丝套。
  而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对付狍子的铁丝套,却上了一头已经很有威胁的野猪,这会有什么后果呢,就是野猪能把套索弄断!
  不管怎么说,一头野猪就在眼前,又惊又喜的高远这时候也顾不上多想,他本能的上去就捅了一矛。
  第一次试图用长矛捅死一个活物,高远却是下意识的留了力,简单来说就是手软了。
  高远是冲着野猪前腿腋下一带位置捅的,那里是所有动物的心肺区,只要这一矛能刺中,野猪很快就死,甚至是瞬间毙命。
  可是野猪一直在蹦跶,于是高远刺歪了,没能刺中心肺区的位置而是刺中了野猪的屁股上。
  野猪已经把铁丝挣的差不多快断了,中了一矛的野猪在拼命挣扎之下,铁丝套索瞬间无声无息的断裂。
  矛头还在野猪身上,不等高远收矛,野猪一个甩头迎着高远就窜了出来,而此时高远还在用力握紧了他的长矛,在方向相反的两股大力共同作用下,矛杆啪的一声后断成了两截。
  野猪已经失去了控制,而高远手里只剩下了半截矛杆。
  受伤的野猪抬头冲着高远的大腿就拱了过来,高远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闪躲动作,身子一歪就被拱倒在了一旁。
  野猪就是野猪,爆发力不是家猪能比的,更不是人类能比的,还好这头野猪小,嘴上还没有长出獠牙,否则这一下绝对足以在高远的腿上豁出个足以致命的大口子了。
  高远失去了反抗能力,但出于动物的本能,受伤的野猪第一反应是逃命,而不是把高远给弄死报仇之后再逃命。
  野猪飞驰而去,手里还拿着半截矛杆,看着树上残留的一小段铁丝,再看看掉落在地上的矛头,躺在地上的高远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套狍子的陷阱怎么就套中野猪了呢,而到手的肉怎么就跑了呢?
  高远也就是懊恼了一小会儿,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再想想自己刚才哪一矛刺的位置和力气,于是他觉得还是该追一追的。
  野猪肯定会失血过多而死,即使不知道时间长短也是该追赶一下,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死去的野猪了呢,怀着这个希望,高远不再犹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矛头立刻顺着血迹跟了上去。
  翻山越岭,钻过密林,高远一直仔细的看着血迹,追踪着他的第一个猎物。
  已经跑出去很远了,血迹越来越少,也就越来越难以看到,好几次高远都得用很长时间才能重新找到血迹或者野猪跑过的痕迹,但这也意味着野猪没多少血可流了。
  换句话说,就是野猪快死了。
  高远追的很兴奋,这让他几乎没有感觉到累,但就在他穿过一小片密林,眼前豁然出现了一条小路后,却让高远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顺着小路往前一看,高远马上就提起了自己的半截长矛。
  距离高远不到二十米远的路边倒着一头野猪,但是在野猪后面站着一个人。
  有人不怕,但高远怕的是人变成的丧尸。
  高远举起了半截长矛,而被高远用长矛所指着的人在发现高远后,也立刻举起了一把菜刀。
  举刀?
  举刀就好,会拿刀就说明肯定不是丧尸。
  不是丧尸高远就不怕,他的心立刻安稳了下来而且还很高兴,因为他终于遇到活人了,他终于见到他期盼已久的同类。
  看着拿刀的人,高远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能看到活人高远就会发自内心的为之狂喜。
  为什么?
  因为高远一直忍不住在想自己是不是地球上最后一个活着的人类,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其实不大,但他真的很怕自己是最后一个人类。
  现在,知道自己不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这当然值得开心,所有面临和高远一样处境的人都会开心,因为这就是人性。
  其次,高远开心是因为他面对的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年轻女孩儿。
  一个看起来很瘦弱,不会带来什么危险的女孩儿。
  今天,果真是高远的幸运日。
  


第一章 幸运日
末日之最终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