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临险地


  其实去重走长征路没什么好怕的,特别是开发成旅游景点的时候,那就更加不怕了。只不过打了一个盹之后,周围的一切场景都变了,虽然景色没有什么大致的变化,但是周围多了不少死人。
  “我的天哪,这真是重走长征路啊。”
  这一路上的尸体都是朝前倒下的,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人的指引,跟着倒下的尸体就知道前路该怎么走了。韩城趴在地上刚要起身,就听见耳边传来了几声喝骂声。
  “你们这些白狗子不得好死!”
  “哎哟,我们不得好死啊?二子,让他吃馒头,咱们先让他不得好死!”
  在斜对面,一个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被五把枪指着,旁边还有一个人拿着白面馒头过来。这个白面馒头很大,比一个人的脸都大。白面馒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拿着的人还掰下来一小块吃了,只不过这个吃馒头可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吃法了。
  “唔,哇……”
  白面馒头一下子糊在了战士脸上,根本无法去做出有力的反抗,只能是被直接活活的闷死。
  “一堆饿鬼,让你们吃饱了好上路,你们他妈吃啊!”
  只不过周围除了韩城还活着,还有谁还在呢?两个人去对付五六个人,如果是吃饱了未必没有一拼之力,但是现在都是饿鬼,站起来都没有力气。
  “哼,都是一群死鬼有什么好看的?走吧,给长官报告,说匪主力已经逃窜,我军大获全胜,共消灭……这是多少死人来着?”
  “一共是一百一十具尸体。”
  “啊,对,共消灭匪军二百余。行了,别都愣着了,每个人开三枪,其他人看情况扔子弹。开枪多费劲啊,搞那么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用呢。”
  这些人从子弹带里扔出来几发,有的扔三发有的扔五发的。
  “都弄好了吧?弄好了咱们就撤了,领了赏钱还要去喝酒呢。”
  韩城趴着数枪声,总共打了差不多一百多枪,然后就列队走了。过了不知道多久,韩城才敢站起来,剩下的应该没有活的了。从地上捡起一支枪,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子弹带,哪有什么子弹,都是小木棍。
  用尽全身力气,拉开枪栓,里面也没有子弹。这也难怪没有什么有效的反击力量,被枪打死,也好过被活活闷死。
  尽管肚子很饿,韩城也没有想过去捡起那块馒头,一旦拿起来了心里过意不去。
  现在最好赶快离开这里,因为敌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况且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想干点同归于尽的事情也不是很容易的。
  “这白面馒头可真白啊,我都能闻见香味了。”
  从地上捡起二十发子弹,然后装进自己的子弹带里。不得不感谢刚才的那帮窝囊废,要是真尽心尽力打扫战场,恐怕韩城肯定死在这里了。
  拄着枪,一瘸一拐的往前慢慢挪,但是不去翻找任何倒下的尸体,因为在这个身体的执念里,倒下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战友。
  “天气虽然不是太冷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韩城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只知道自己恐怕是无法回头了。在这荒郊野岭的,想要找到一个存身之所哪里有那么容易,更何况这一路上的草被扯了一个七七八八,只能说大部队过去之后像遭了蝗灾一样。
  这一地的尸体造成的结果就是一路上倒是能遇见好多吃了尸体的野狗,革命战士死在路上没有人埋,处理的只有这些牛鬼蛇神了。野狗吃了尸体整个眼睛都是红色的,很多老人都说过,这就恢复野性了,想着吃人了。
  韩城一路上倒是用枪托砸死好几条企图袭击自己的野狗,把死狗挂在身上,这些野狗就都不敢靠近了。这些野狗都是吃过人的,这不就相当于吃了人吗,做不出也做不得。
  不过毕竟是天气暖和了,这路上的蒲公英就开始长出来了。别的东西能不能吃不清楚,反正蒲公英是肯定吃不死人了,只要吃不死那就吃。蒲公英在小时候是吃过的,味道只能说一般,前提是蒲公英还没有开花,一旦开花了蒲公英可就不好吃了。
  只不过,现在的蒲公英都是开了花的,所以吃起来很苦很涩,就像是在吃一块破抹布一样。
  “这野狗要不是吃了人肉,我马上就把你剥皮抽筋烤了吃肉了。”
  把肩上的死狗直接扔在地上,然后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捡起地上能烧的柴火,在夜色降临之前升起一堆火。
  生火是必须要搞得,哪怕你是饿着肚子也要升一堆火,一旦你不生火,那么晚上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这一路尸体养肥了多少狼和野狗,毕竟这是乱世,要不是手里的老套筒和那个临死前的叫骂吗清楚了告诉自己年代,韩城还以为这是一个末世呢。
  “白狗子……饿啊。”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遇见一个坑就躲进去,等到自己觉得安全了再走。只不过肚子从来没有饱过,韩城深切的知道了什么叫做骨瘦如柴,一走走一天,路上吃的都是野菜什么的,自己的肚皮都能拉出来,往里面倒上两碗水不洒一点。
  越山川跨河流,有些事情不是说你放弃就能很快的找到一条生路,这荒郊野地的,你如果不想死在这里只能继续向前走,没有第二条路。
  “哒哒哒哒……”
  正在路上走着呢,前面似乎发现了几匹马,马上的人似乎在等着自己。
  “红军兄弟,你是哪个部分的!”
  韩城眯着眼睛一看,屎黄色的军服,但是你不好说这是那一方势力。
  “咔!”
  不说别的,先把枪上膛再说,然后费力的把枪端起来。
  “老子是工农红军的,几位弟兄这是怎么一个意思?”
  “没什么,你承认就好,我们长官请你这位红军弟兄走一趟。”
  “走一趟?不可能!”
  韩城把枪一扔,然后从自己斜挎的小包里摸出了一颗手雷弹,然后直接对着这帮人说道。
  “哼!请你是去享受荣华富贵的,只希望这位兄弟能够好好考虑一下。”
  这些屎黄色衣服的人稍微扩散了一些,这些人手中的枪端着,也没有对准韩城,就像是遛狗一样看着韩城,也不敢靠近。
  “啪啪啪……”
  正当这帮穿着屎黄色军服的人玩的高兴的时候,几声枪响让这群人迅速的反应过来了。
  “不好,他们的人来了,撤!”
  韩城举着手雷弹,为什么不迟迟拉响手雷弹呢,因为这个是假的,中间都没有炸药,都是黄土灌进去的。
  “同志,你是那部分的?”
  “我……我是红六军团的。”
  说完,韩城就昏过去了,自己将近一个月的长征终于结束了。


第一章 初临险地
抗战之我的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