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粪郎


  姓名:陈默
  命数:10(正常人的初始命数,天灾人祸会削减命数,地位的提升可以增长命数)
  气运:10(正常人的最低气运,若气运低于最低值,人的运气会不断变差)
  拥有金钱:五铢钱7枚
  生活类技能:耕作lv7,粪肥制作lv6
  战斗技能:无
  统帅类技能:无
  挠了挠头,陈默用树枝在地上画出0、1、2、3……9的字样,对于脑海中出现的神奇东西,陈默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根据这三年来的研究,还有向母亲的询问对症,这些应该是数字,从九往上,就是各种组合了,比如说10代表着十,11代表着十一,20代表着二十,如此往复,无穷无尽。
  对于大字都不识一箩筐的陈默来说,能够靠着东问西问再加上自己思索摸索出这些东西来,陈默觉得自己已经很了不得了。
  不过他见过乡里那个吴账房记账,好像用的并不是这些,他曾跟人说过自己脑子里有这样的东西,却根本没人信,时间久了,陈默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有九岁的陈默并不知道太多道理,但他渐渐明白,自己脑海中这奇怪的信息似乎并不是人人都有的。
  许久之后,陈默看了看天色,地里的杂草已经锄过一遍,新的肥料也已经上好,他背起了背篓往回走去。
  “哟~粪郎回来啦~”回到庄里,却正看到几名同样耕作回来的农夫跟他打着招呼。
  粪郎算是陈默的外号,陈默小时候叫陈二狗,当然,现在他也不大,自从发现自己脑海中那莫名的东西有着种种神异之后,陈默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开始抗拒这个名字,娘亲拗不过他,听说求了本家之后,得了默这个名字。
  嗯,要说背景的话,陈默其实也算世家子弟,淮浦陈氏可是很有名的,祖上也出过三公级别的人物,如今很有名声的陈珪按辈分来算,陈默应该叫人家叔父的。
  不过两家的关系有些远,虽然在族谱之中,但陈默这一支往上再追溯,当年的太尉陈球是他祖父陈琼的兄长,不过陈琼是庶出,一生最高也就当了个县令,如今过了三代,自家父亲当年连孝廉都没有被举荐成,这庶族一支基本跟主家不怎么走动了,甚至连这个名字感觉都有些施舍的意思,这让陈默心中说不出的别扭。
  不过陈默这个名字在庄中并没有被大家接受,更多的叫他二狗或者粪郎,至于原因,母亲说过,跟粪肥有关。
  用干粪经过一些处理之后浇地能让庄稼长得更好,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很久以前人们就开始用这样的方法来浇地了,至于多久,陈默不知道,从自己懂事开始,跟着娘亲还有乡亲们学种地的时候,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识。
  不过自从自己脑海中出现这个东西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莫名的得到一些耕作或是关于粪肥制作的信息,大概是六岁那年,母亲积劳成疾,六岁的陈默开始跟着大人们一起下地,扛着小小的锄头,一板一眼的学着种地,每隔一段时间,生活类技能中的耕作和粪肥制作后面的符号就会出现变动,而每一次变动,都会出现一些信息。
  七岁的时候,陈默开始尝试自己制作粪肥,根据脑海中的信息,收集了大量牲畜的粪便经过烘干、发酵等程序以后,制作出来的粪肥变得有些不一样,那一年,陈家的田产收成比往年多了一成,还是因为陈默年小力弱。
  第二年,也就是陈默八岁这一年,因为生活有所改善的缘故,陈默的力气也在常年的耕作中大了不少,制作出来的粪肥更多,耕地速度也更快,收成比上一年又多了三成,陈家的日子也得以改善,陈默甚至用粮食换钱,托人请来了县中的医匠给母亲诊治。
  不过因为常年制作粪肥的关系,哪怕是冬季农闲的时候,陈默也会收集粪便为来年耕作做准备,因此有了个粪郎的名号。
  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号,一开始陈默会去跟别人争,但时间久了,陈默也就麻木了,什么名字不重要,只要能过得好,让娘亲享些福就够了。
  “张叔回来啦?”看到农夫,陈默目光一亮,小跑着凑上去兴奋道:“张叔,给我说说城里的事情呗~”
  对于从小生活在这里的陈默来说,县城对他来说有些遥远,也更加好奇,当初为娘亲治病的医匠虽然是他请的,但当时的他什么都不懂,加上心忧母亲的病情,哪有心思记得那些,听说城里什么都有,人们每天都能吃上鸡卵(鸡蛋),对于陈默来说,能够天天吃上鸡卵那就是县城人该有的生活,也因此,对县城十分的向往。
  “也就那样。”张叔跟陈默是邻家,告别了几名同伴之后,也没有回去,坐在门口的木墩上道:“不过最近倒是来了几个神仙,在城里发符水,小子,你要明天去的话,说不定能够碰上,为你娘求一碗符水,说不定那身子骨就能好了。”
  “张叔,这世上真的有神仙么?”陈默看着张叔,好奇的问道。
  “有啊。”张叔点点头道:“大贤良师听过吧?他应该就算神仙。”
  大贤良师,在陈默开始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很有名气了,不过陈默没有见过,但听说是个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人物,此刻听张叔说,不由得点点头:“大贤良师就是神仙?”
  “那当然。”张叔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大贤良师在夏丘!?”陈默目光突然一亮,询问道,如果是大贤良师的话,或许知道自己脑海中那神秘存在是否是神仙。
  “自然不会,大贤良师可是很忙的。”张叔摇了摇头:“来的是他的弟子,叫雷公,神仙的弟子,那自然也算半个神仙了。”
  神仙的弟子也是神仙?
  陈默懵懂的点了点头,好像有些道理,又似乎不太对……
  “明日啊,里正他们正好去县里公干,你去央求里正带你一起去。”张叔笑道。
  “哦。”陈默脸上露出笑容:“谢谢张叔,我先回去了。”
  他现在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跟着里正阿翁一起去县城见见神仙了。
  “去吧!”张叔挥了挥手,看着背着小背篓飞奔而走的陈默,心中却是叹了口气,陈母早年丧夫,一个人把小陈默拉扯大,确实不容易,但如今这庄子里,大多数人其实都挺羡慕陈母有这么一个懂事而且能干聪明的儿子。
  想想自己那比陈默大了只差半岁,却每天还在跟人掏鸟窝的儿子,张叔突然有种回去将这小崽子揍一顿的冲动。
  看看人家,六岁就开始下地耕田,七岁的时候已经跟大家一起下地了,现在九岁,虽然被人戏称粪郎,但已经是家里的主要劳力了。
  没法儿比啊!
  张叔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往回走去……


第一章 粪郎
庶族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