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童年


  中文名:齐桓公(谥号)。
       姜姓。
       吕氏。
       本名:小白。
       国籍:春秋时期齐国(中国)。
       民族:华夏族。
       出生地:临淄(别称营丘)。
       出生时间:齐僖公十五年(公元前七百一十六年)。
       性别:男。
       去世时间:齐桓公四十三年(公元前六百四十三年,约十月七 日)。
       去世原因:饥饿而死(又有传言是受到迫害)。
       任职时间:公元前六百八十五年——公元前六百四十三年。
       历任国君届数:第十五位国君。
  职业:君主(君上)、军事家、政治家。
  工作地点:以齐国都城临淄宫内为主。
  工作时间:白班为主(无休息假期)。
  劳动类型:脑力劳动。
  工资:数目不详,(有充分的保障)。
  所处朝代:周朝(春秋时期)。
  谥号:恒公。
  主要成就:重用管仲、鲍叔牙,实行变法(改革)富国强兵,尊重周天子,多次与诸侯们会盟……
  姜太公吕尚:第十二代孙子。
  父亲:齐僖公禄甫(公元前七三十年——公元前六百九十八年,在位三十三年)的。
  母亲:卫国之女(生死年月日不详)。
  哥哥:诸儿、公子纠。
  姐姐:宣姜(别称姜媛)、文姜(别称姜婉)。
  正妻:王姬(第一位,无子)。
        徐姬(无子)。
        蔡姬(无子)。
  夫人:长卫姬、少卫姬等
  长卫姬:生公子无亏(武孟,曾被立过君主)。
  少卫姬:生元(齐惠公,公元前六百〇八年——公元前五百九十九年,在位十年)。
  郑姬:生昭,齐孝公(公元前六百四十二年——公元前六百三十三年,在位十年)。
  葛赢:生潘,齐昭公(公元前六百三十二年——六百一十三年,在位二十年)。
  密姬:生商人齐懿公(公元前六百一十二年——公元前六百零九年,在位四年)
  宋华子:生公子雍。
  女儿……
  齐僖公十五年(公元前七百一十六年),三月初十这天中午时分,在齐国都城临淄,春风这个魔术师,它不但给大地换上了绿装,还给大地插上了许多美丽的鲜花,一棵棵梨树、杏树……眯着眼睛美美地笑了,一片片嫩绿的小草,看着自己一身新衣服,也都甜甜地笑了。
  齐僖公的后宫里,树上的鸟儿唱着清脆动听的歌声。
  突然从屋里传来一声声“哇……哇!”婴儿稚嫩的哭声,一个小婴儿呱呱堕地地来到了世上。
  等在院子里多时的齐僖公,一颗悬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喜不自胜地笑了起来,就大喜过望地三步并作两步,急忙向自己的三夫人房间里走去。
  室内,齐僖公的三夫人,这位卫国之女,忍着剧烈的疼痛,满脸汗珠地刚刚生下一个小婴儿,她立即带着期盼地看着那位接生婆……
  接生婆两手轻轻地托着刚出生的小婴儿,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啊~)。
  紧张了半天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也顾不上擦去眉头上的汗水,眼睛就在第一时间里向婴儿那里看去。
  “嘿……是个带把儿的,”她替君夫人(产妇)一高兴,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小声说。
  感到自己有些失态,但话已出口,就脸一红,赶紧改口做了一个笑脸说道,“奴才恭喜君夫人喜得贵子。”
  “生了一个男孩啊?”君夫人一听接生婆说是贵子,喜出望外的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微笑了一下问着说,当看到接生婆连连点头,她像是忘记了疼痛,就急于想看一眼孩子又说,“是一个男孩就好,把小婴儿抱过来让我看一看。”
  “是是,夫人,”这位接生婆口里一边答着话,一边轻轻地擦着小婴儿的身体,又把这个小小的生命保起来,抱到他母亲面前。
  “生了,生了,一切都平安吧?”齐僖公又惊又喜地走了进来,关心地问道。
  “奴才恭喜君上又得贵子(齐僖公还有两位大夫人,她们已经各为齐僖公生了一子),祝贺君上她母子平安!”
  接生婆突然看见齐僖公走进了屋,急忙向前施礼,笑容可掬恭敬地说。
  “免礼……免礼,很好!是男孩就好!”一听是男孩,齐僖公喜悦地说着,脚步一点也没有放慢,快步来到床前看着自己的夫人和小婴儿。
  哑然一笑说,“夫人辛苦了,要好好地休息休息啊!你看咱们的这个小家伙,像夫人还是像寡人呢?”
  “臣妾看……”这位君夫人(齐僖公的第三位夫人),她身体上虽然仍在疼痛着,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就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小婴儿甜甜地一笑,望着齐僖公高兴地说,“臣妾看他长的和君上一模一样。”
  这时,侍女们把热乎乎的饭菜(含较高补养成分)端了进来,放到君夫人面前说:“请夫人用餐。”
  齐僖公看着微闭着双眼,似乎已睡着的小儿子,他轻轻地吻了一下,这个刚刚来到人世上的宝贝,又亲切地吻了一下夫人白净的脸蛋,喜形于色地说:“夫人,你要多吃点,好补补身子……”
  三夫人把头向后稍微挪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微笑着与齐僖公开了一个玩笑:“‘嗯嗯!’君上你胡子好尖啊!把臣妾的脸都扎破了……”
  “这是寡人赏赐给夫人的,今天生了一个三儿子(包括两位大夫人的儿子),到明年、后年……再给寡人生第四个、第五个儿子……”
  又说又笑的齐僖公,情不自禁的一会儿看看夫人,一会儿转过脸来又看看自己的小婴儿,今天他的嘴怎么也合不住。
  “……”
  这个小婴儿一天天地长大,越长他的皮肤越白,特别是他那又白又嫩的小脸蛋,还有一对双眼皮的大眼睛更令人喜欢。
  一天过来看小婴儿四五次的齐僖公,如获至宝,他给这个小宝贝,起了一个可爱的名字叫“小白”,人们习惯称呼他是公子小白。
  这位公子小白就是后来振兴齐国,使齐国发展强大的,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代霸主齐桓公。
  公子小白满月这天(自出生日满一个月),齐僖公在宫里搞了一个家庭宴会。
  他兴高采烈地把自己的三位妻子,两个女儿,两个儿子都叫来。还有这个家庭新成员,最令自己喜欢的小宝贝(公子小白),自然也不能缺席(虽然这个三十天的小婴儿,一点东西也不能吃,再说公子小白没有占一席之地,他母亲一直抱着呢!)。
  一家男女大小都算九口人,过去很少聚在一起。
  今天,坐在一起的他们,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齐僖公的两位大夫人,她们礼节性地向齐僖公施了一个礼,皮笑肉不笑地说:“臣妾恭喜君上,贺喜君上又得贵子。”
  说着,又转身向三夫人虚心假意地祝贺说道:“姐姐们恭喜妹妹喜得贵子。”
  齐僖公两个大一点的女儿,和公子诸儿(他们也少懂一些礼仪),也随声祝贺地说……
  三夫人怀里抱着小公子小白,轻轻地合了一下腰,微微地笑着,尊敬地说:“妹妹多谢两位姐姐!多谢姜媛(宣姜的别称)!多谢诸儿!多谢姜婉(文姜的别称)!”
  ……
  齐僖公这位一国之君,在这个饭桌上的一家之长,一会儿招呼招呼这个孩子,一会儿招呼招呼那个孩子,亲切地问他们今天的菜好吃不好吃?喜欢吃那个菜?
  还不断地用筷子把孩子们喜欢吃的菜,一次次一块块地夹到他们面前。
  几个孩子看着昔日少有的,丰盛的饭菜,一个个开心如愿地吃吃这个,吃吃那个,就连二夫人两三岁大的儿子公子纠,他也不停地伸出小手,要抓自己喜欢的菜。
  孩子们吃的肚皮快要撑破了,而齐僖公两位大夫人,她们和天真幼稚的孩子们正好相反。
  这两位大夫人,看出自己丈夫十分喜爱这个新出生的小白,可以说喜爱的程度,已明显超过喜欢自己的儿子。
  心里不知道是嫉妒,还是担心(齐僖公独宠三夫人和她的儿子小白)?有了这种担忧的心理,再好的人间美食自然也没有了滋味和食欲。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日子过的说慢也慢,说快也快,转眼之间到了五年后。
  这一年是齐僖公二十〇年(公元前七百一十一年),公子小白这时已有六岁。
  三月初六这天,这时的齐国大地上百花盛开,大自然的景象十分地美丽迷人。
  在院子草地上独自玩耍的公子小白,他看见一棵小树上开的花儿鲜艳多彩,就喜欢上了它,便迈着小步走到这棵小树下,举起小手抓住了,低处一枝长着许多花儿的树枝,他两只小手用力将这个小树枝折了几下,终于把它折断了。
  由于用力过猛,小身体突然向前一栽,小白本能地向前急走了几步,使身体保持了平衡,幸免于摔倒在地。
  一场小小的虚惊过后,他像取得了一次重大胜仗似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第一章 童年
一代霸主齐桓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