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花匠(新书求收藏推荐)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据说这三个问题是一位哲学家提出的人生终极三问,不过张纵现在可没空想什么哲学问题,他现在只知道自己穿越了,可是对于这个穿越后的身份却是一无所知,甚至离开了长廊后,他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今天的天气很暖和,但身上的衣服是湿的,使得张纵还是感觉有些冷,他沿着水边的小路漫无目地的向前走,周围都是身穿古装的男男女女,大都是衣着光鲜,偶尔还有几个顽童打闹着跑过,手里举着彩纸做成的风车,笑的肆无忌惮,除了衣服与发式外,这些孩子似乎与后世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道路旁立着一块石碑,严格来说也不算石碑,只是一块一人高的青石,一面打磨平整后刻上了字,张纵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曲江池”三个大字,这让他也是一愣,随即低声自语道:“原来我还在曲江池,只是地方没变,时间却变了!”
  张纵清楚的记得自己明明在西安旅游,但在曲江池时不小心落水,结果好不容易从水里挣扎着冒出头来,却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古代。
  “曲江池是隋朝建长安城墙时的取土之地,挖掘成池被命名为曲江池,后改名为芙蓉池,唐时又恢复为曲江池,所以从这个地名上来看,现在可能是隋唐时期?”张纵再次低语道,后世他在曲江池游玩时,看过关于曲江池的记载,这时也慢慢的推理出自己所处的时代。
  “嗯~”不过就在这时,张纵忽然感觉脑子中一阵晕眩,其实刚才在水里时他就感觉脑子有些不舒服,只是当时根本没有时间理会,现在却像是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了似的。
  随着晕眩越来越严重,张纵感觉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眼前也一阵阵发黑,身形更是站立不稳,这让他也一下子扶住了眼前的石碑,这才没有摔倒。
  不过紧接着张纵就感觉脑子里忽然一下子涌现出许多的画面,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将一个人的一生放了一遍,从牙牙学语到风度翩翩的少年,最后直到落水而亡,而他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原来这个家伙也叫张纵,不过死的也太冤了!”过了好一会儿,张纵忽然睁开眼睛低声自语道。
  原来的张纵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岁,说起来他也是倒霉,因为心情不好,所以他今天就到曲江池散心,结果就在他在水面上的长廊闲逛时,有一条大船忽然发疯似的横冲直撞,不但长廊被撞断,周围也有不少船只遭殃,导致多人落水,张纵和那位公主的儿子都是受害者。
  “现在的皇帝是李治,武则天也早就成为了皇后,之前的那位长公主估计是李治的姐妹,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张纵再次低声自语道,虽然他继承了原来张纵的记忆,但这些记忆还太过杂乱,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来梳理。
  天色不早了,张纵辨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随即迈步离开了这里,他的家距离这里并不远,事实上他的家就在曲江池旁边,只见张纵绕过一片树林,前面也立刻出现一片重重叠叠的宫殿楼阁,有些高楼上已经亮起灯光,远远看上去就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
  “好壮观!”看着眼前的宫殿群,张纵也不由得衷心赞叹道,可惜再壮观也和他无关,因为那里是隶属于皇家的芙蓉苑,平时只有皇亲国戚才能进出。
  只见张纵迈步来到宫殿围墙外的一处院落,这里才是他的家,与芙蓉苑仅有一墙之隔,说来也奇怪,像芙蓉苑这种皇家宫苑,周围是禁止外人建造宅院的,但偏偏张纵的家就与芙蓉苑紧挨着,而除了他家之外,芙蓉苑方圆百步内再无其它人家。
  对于上面这个问题,以前的张纵曾经问过他那位严厉的父亲,但对方并没有回答,他也没敢再问,去年冬天张纵的父亲因喝醉掉到曲江池淹死了,他再也无人可问,这小半年来他也一直一个人居住。
  想到上面这些,张纵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曲江池真是害人不浅,张纵父子都死在池中,甚至连一千多年后的自己也掉进池中,然后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时代。
  以前的张纵深居简出,天天被他父亲关在家里读书,平时很少接触外人,现在连他父亲也去世了,这下更不用担心别人从他身上看出异常了,虽然他有张纵的记忆,但性格与生活习惯等方面肯定有很大的不同。
  当下张纵迈步来到家门前,只见大门两侧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花盆,里面的院子也颇大,同样种满了各种花草,其实这个院子就是一个花圃,以前张纵父子就靠着养花种草,然后卖给来曲江池游玩的客人为生。
  不过现在花圃中的花草却大都长势一般,甚至有些无精打采的,因为以前张纵的父亲只让他读书,家中的事完全不让他插手,这使得张纵连浇花都不会,而在他父亲死后,花圃的情况自然是每况欲下,甚至这几天连一盆花草都没有卖出去。
  张纵身上的衣服早就干了,但肚子却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这让他也无心欣赏花圃中的花草,当即穿过曲折的石子小路,来到院子的最里面,这里建着三间正房,另外还有左右厢房,其中正房是张纵的父亲居住,虽然他父亲去世了,但张纵依然将房间保持原样,自己则一直住在右边的厢房中。
  左厢房是客房,不过中间隔出一个小间做厨房,张纵快步来到厨房,准备做点晚饭,毕竟现在天都快黑了,他也是又累又饿,不过进到厨房他才发现,厨房里的米面都快见底了,旁边的案板上倒是摆着一盘剩菜,但闻起来都有味道了。
  看着这个又脏又乱的厨房,张纵也不禁大皱眉头,随后他打开锅盖,果然不出所料的没涮,这让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即从旁边的水缸里舀水,将锅碗都认真的涮洗一遍,最后这才升火做饭。
  条件有限,张纵也只是简单的熬了米粥,厨房里的剩菜肯定不能吃了,但他在角落的坛子里找到腌好的咸菜,清洗了一下切成条,淋上麻油也十分下饭。
  两大碗粥下肚,张纵也感觉舒服多了,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点上油灯,这个房间不大,摆设也十分简陋,除了一张床外,也就只有套桌椅和书架,但现在书架上却连一本书也没有。
  看着这个空荡荡的书架,张纵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最后终于在记忆中找到了答案,这让也不由得长叹一声道:“连书都卖了,这小子也太不会持家了!”
  张纵父子以花圃为生,生活本来也不富裕,再加上张纵的父亲喜欢喝酒,更让家中的经济情况雪上加霜,家里几乎没什么余钱。
  去年张纵的父亲喝醉落水去世,为了安葬父亲,张纵不但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而且还借了不少钱,所以现在张纵其实是处于负债累累的状态,再加上他根本不懂得养花这门营生,花圃的生意越来越差,眼看着家里都要断炊了,这也是他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
  想到上面这些烦心事,张纵也不由得皱起眉头,没想到他竟然接了这么一个烂摊子,不过最终他却猛然摇了摇头自语道:“算了,明日愁来明日愁,今天还是好好的睡一觉再说吧!”
  张纵也确实累了,刚躺床上就睡着了,其实他本来还想洗一下澡的,但实在没那个精力去挑水、烧水,而当他再次睁眼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醒来后的张纵感觉神轻气爽,脑子里虽然多了一段记忆,但对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昨天他没时间查看这个花圃,于是趁着早上,他将整个花圃走了一遍。
  这个花圃面积不小,里面种植的花草种类颇多,其中菊花和月季的数量最多,剩下的也大都是一些北方常见的花草,紧挨着墙角还种着几棵榆树,上面长满了一串串浅绿色的榆钱。
  除了高大的榆树长势茂盛外,花圃里的花草大都长势不怎么好,张纵这时也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拿起工具该松土松土,该施肥施肥。
  前世张纵就十分喜欢养花草,为此还特意租了一个带小院的一楼,利用业余时间打造了一个小花园,谁见了都说他养的好,平时张纵最喜欢在网上找一些与花草有关的视频来看,每年春天他都会从网上买上一大堆的花草,所以他对种植花草还算有经验。
  干了一会活,张纵感觉有些饿了,于是放下手中的工具准备先吃早饭,毕竟花圃这么大,之前又疏于管理,至少得花费几天来整理。
  不过就在张纵刚来到厨房门口,却没想到忽然有人敲花圃的大门,这让他也有些疑惑,当即迈步来到门前,打开门后,结果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蓝色翻领半袖的中年男子,头戴淡蓝色的幞头,身材微胖,长相普通,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让人心生亲切。
  “大清早前来拜访,倒是打扰小郎君休息了!”只见这个中年男子立刻拱手向张纵行礼道。
  “你……”张纵看着对方感觉有些熟悉,当即从记忆中翻找了一下,好不容易这才想起来对方的身份,当即也是心中苦笑:要账的来了!


第二章 小花匠(新书求收藏推荐)
盛唐小园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