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有狼后有虎


  “原来是许牙郎,快快请进!”张纵认出对方的身份后也立刻笑道,说完就大开院门请对方进来。
  所谓牙郎,其实就是牙人,难听一点的叫牙侩,牙郎还算是比较正式的称呼,他们利用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从中穿针引线说合交易,并从中抽取佣金,古人说的“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最后一个“牙”就是指牙人。
  看到张纵竟然主动请自己进来,许牙郎也是一愣,因为以前张纵见到他都是十分冷淡,今天猛然变得这么热情这让他也有些不适,不过他和张纵也不熟,所以只是愣了一下也没在意,当即迈步进到了院子里。
  进到客厅分宾主落座,只见许牙郎主动开口道:“小郎君,咱们都是直爽人,拐弯抹角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今天我的来意你应该能猜到吧?”
  “当初的约定不是半年吗,现在才三月,离还钱的日子还有两个月呢。”张纵这时也一皱眉道。
  去年张纵父亲去世,家中根本没钱办葬礼,无奈之下他就通过这位许牙郎借了十贯,又卖了不少家里的东西,这才将父亲安葬,本来约定是半年后,也就是今年的五月连本带利一并还清,所以在见到对方时,张纵就知道对方是来要账的了。
  “不错,离还钱的确还有两个月,我今天来主要是想提醒一下小郎君,连本带利一共要还二十贯,毕竟我是中间的保人,如果小郎君还不上钱的话,到时我也要倒霉的。”许牙郎再次笑呵呵的开口道。
  借十贯还二十贯,这简直比高利贷还黑,但没办法,大唐这个时期根本没有正经的借贷,唯一能提供借贷的是京城各大寺院,这帮出家人表面吃斋念佛,背地里却放着高利贷吃人肉喝人血,张纵就是通过许牙郎做保,从而在一家寺院借出了十贯钱,半年后要还上二十贯,多出的十贯除了寺院的利息外,还有许牙郎的抽成。
  “许牙郎不必担心,之前我借钱时不是有担保吗,若我还不上钱,到时你就按担保上的约定收走一半的院子就是了!”张纵回忆了一下再次开口道。
  借钱肯定要有抵押,而张纵的抵押就是脚下的这座院子,他把院子的一半抵押给许牙郎,如果还不上钱,许牙郎替他还钱,而院子的一半就要归许牙郎了。
  “好,小郎君果然是个爽快人!”听到张纵并没有赖账的打算,许牙郎当即拍案夸赞道,不过紧接着他话风一转接着又道,“不过小郎君虽然抵押了院子,但我许某人也并不是真的想要贪图你的院子,所以我今天来还有第二件事要与小郎君商量!”
  “什么事?”张纵随口问道。
  “好事,我这里有一桩生意,也就只有小郎君能接下了,而且如果做成了,还能赚不少钱!”许牙郎这时两眼放光的道。
  “哦?到底是什么生意?”张纵这时也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只见许牙郎神秘兮兮的指了指旁边的芙蓉苑,接着这才开口道:“苑里的生意,小郎君也知道,芙蓉苑中不但有宫殿楼阁,也有假山流水,更有各地送来的奇花异草,这不南方送来一批花草,但苑中一时间腾不出地方种植,所以就想找人代为照顾两个月。”
  “这么简单?”张纵听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反问道。
  “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两个月内这些花草长势良好,苑里就会支付十贯的报酬,两个月就能挣十贯,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许牙郎瞪大眼睛重重的点头道。
  “那如果养死了怎么办?”张纵忽然笑着再次反问道。
  “这个……养死了肯定就没办法交待了,不过我相信小郎君的本事,只要小郎君你点头,我愿意替你做担保!”许牙郎说到最后也拍着胸脯保证,一副义薄云天的好汉样。
  “担保?这怎么好意思,总不能让许牙郎你白白替我背这么大的风险吧?”张纵再次淡笑道。
  “呵呵~,当然了,我们做牙郎这一行,按照规矩不能白白的替人担保,所以小郎君还是要拿点东西做抵押。”许牙郎忽然身子一垮看着张纵谄笑道。
  “我现在都已经负债累累了,哪还有什么东西抵押?”张纵故意双手一摊反问道。
  “怎么没有,小郎君不是还有半个花圃吗,反正已经抵押给我一半了,不如把另一半也抵押给我,只要做成这桩生意,你两个月后就能挣十贯,而且一半的花圃还是你的!”许牙郎身子前倾再次道,虽然他极力想要冷静,但眼睛里的灼热却还是暴露了他心中的激动。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张纵也不由得心中暗笑道,刚才他就感觉对方的话不靠谱,仅仅照顾花草两个月,就能得到十贯的报酬,先不说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就算真有这种好事,恐怕也轮不到他,毕竟之前的张纵可是连花圃中普通的花草都养不好,更别说什么奇花异草了。
  “不行,这个花圃是父亲给我留下的傍身之地,之前抵押一半已属不孝,若是全抵押出去,父亲泉下有知肯定也不得安宁!”张纵心中暗笑,嘴上立刻严辞拒绝道。
  看到张纵想也不想就拒绝,许牙郎也是脸色一变,随后只见缓缓坐直了身子道:“小郎君,两个月后就要还钱了,不是许某逼你,但你真的能凑够二十贯吗?”
  张纵听后也是沉默不语,其实他也在为负债这件事头疼,虽然身为穿越者,他觉得自己想要挣钱应该不难,但他现在除了一个花圃什么都没有,时间又这么短,可以说即没有启动资金又没有时间,哪怕他身这穿越者都感觉头大无比。
  看到张纵不说话,许牙郎以为他心动了,当即再次态度再次软化的劝了起来,如果换做之前那个书呆子张纵,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说不定真的会被忽悠着答应下来,到时整个花圃恐怕都要变成他的了。
  “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决定的,容我考虑两天如何?”最后张纵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是决定拖延一下,看看这个许牙郎接下来还有什么花招?
  许牙郎还只是把张纵当成之前的书呆子,根本没想到对方已经换人了,所以看到对方没有拒绝,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大半,只要接下来再努把力就能忽悠对方,当然现在也不能逼的太紧,所以他也立刻点头道:“好,那我过两天再来,到时小郎君一定要给我个准信,毕竟机会可不等人啊!”
  送走了许牙郎,张纵也不由得露出几分冷笑,以这个许牙郎贪心不足的表现,他几乎可以断定,之前张纵向对方借贷时,肯定也被他坑了不少,别的不说,这座花圃的价值一定被低估了,否则对方不会花这么大的心思想要搞到手。
  “又要还钱,又有人惦记着这唯一的存身之处,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张纵低声吐槽一声,随后就关上花圃的大门,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生意,不如把花圃里的花草调整一下状态。
  张纵本为那个许牙郎会过两天再来,但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贪婪,就在第二天中午时,对方就再次登门拜访,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来了另外一个人。
  “小郎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监史,在芙蓉苑中任职,找人代为照顾花草的事就是由刘监史负责!”刚一见面,许牙郎就立刻给张纵介绍自己带来的人道。
  张纵这时也在打量着这位刘监史,只见对方身材高瘦,一张大长脸格外引人注目,一双大眼,眼白却有些泛黄,就像是得了黄疸病一样。这时他也一边抚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一边打量着张纵。
  “张纵拜见刘监史!”张纵虽然刚来,但还是知道古代的官员地位尊贵,百姓见到他们必须要行礼,这点也能从张纵之前的记忆中得到印证。
  只见刘监史打量了张纵片刻,随后这才开口道:“苑中有一批花草需要在外托管,只需照看两个月就能得十贯报酬,许牙郎向本官推荐了你,不知你可愿意?”
  “这个……”张纵听到这里看了看旁边的许牙郎,对方也向他连连使眼色,看到他犹豫更是露出着急的神色,刘监史更是脸色一沉,似乎有些不悦。
  这下许牙郎更着急了,当即向刘监史告了声罪,随后就将张纵拉到一边低声道,“小郎君,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到这位刘监史,只要他点头,这份美差就落到你头上了,你现在还在犹豫什么?”
  “可就算两个月后我挣了十贯钱,依然不够还债啊!”张纵故意双手一摊无奈的道。
  “你只管答应,两个月后你先还十贯,剩下的一半我保证能再推迟一个月,而且不要你的利息!”许牙郎立刻开口道,其实张纵欠寺庙的钱他早就还了,所以张纵现在是欠他的钱,这样大部分的利息都落到他手里了。
  “一个月太短了,我还是不折腾了,两个月后你直接收走一半的院子吧!”张纵却是欲擒故纵的再次道。
  “三个月,不要利息,这么好的事你要是再错过了,恐怕要后悔一辈子的!”许牙郎咬着牙再次开出条件道。


第三章 前有狼后有虎
盛唐小园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