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国主在此


  浑浑噩噩了几个月,陆宁终于想通了。
  他穿越了。
  现今的年代,南唐保大十四年,公元956年。
  地点,海州东海县,也就是后世的连云港一带。
  身份,佃农。
  这几个月,他被征召为团结兵抗周,刚刚得胜归农,和周兵厮杀的记忆他模模糊糊的有一些,好似自己杀了些周兵,救了些人,但都是混混沌沌状态中下意识而为,却是记不太清楚了。
  穿越就穿越吧,本来的生活就太枯燥无味,换一种生活方式也不错。
  可是,穿越到一个乱世,好像就不怎么美妙了。
  在偶尔清醒过来的时间,陆宁很苦恼。
  以前,陆宁只会让他的敌人苦恼,代号“黎明”的他,是华夏历史上,最成功的特工之一。
  不过以前的一切,陆宁只想忘掉。
  苦行僧一样没有七情六y u的生活,和无边无际的血雨腥风。
  他已经感到厌烦。
  看小说影视里的主角,各个都是想毁天灭地,陆宁,曾经毁天灭地,摧毁过卫星破坏过核装置,但是,他的梦想,却是安安静静的生活。
  做个农民也不错,被雷劈前,我正拨弄自己小院里的那几亩地呢。
  陆宁又有些高兴起来,从某种角度,自己好像梦想成真了。
  脑子里闹哄哄的,前世今生,好像两个人在吵架。
  陆宁就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发神经了,前两天,刚刚发神经来着。
  不去想,不去想了!
  陆宁四处打量着,分散注意力,就要找到新的兴趣点。
  南唐,南唐?
  最著名的就是那擅长写词赋擅长书法绘画,才华横溢的南唐后主。
  还有他的两个皇后。
  大周后,以及传闻被赵光义强行霸占的小周后了。
  不过现在的年代,大周后应该刚刚嫁给还未登位的南唐后主,小周后也就五六岁。
  不知道,在这位后主统治下,自己这农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光景。
  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是那么的明媚。
  哦?我跪着呢?
  陆宁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跪坐着,而旁侧,恭恭敬敬跪坐的慈祥妇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老妈李氏,她正向主家求肯,求主家宽限今年的米粮。
  正前面,是很简陋的软榻,榻上坐着的,就是自己主家的主母,本县县令刘志才新续弦的夫人。
  主家?县令夫人?那就是官太太了!
  陆宁正想抬头看看,主母长什么模样,对古人,还是传说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夫人,他很好奇。
  后脖颈被轻轻一拍,李氏威严的目光看过来,那意思好像就是在说:“别发神经!”
  脖颈上要被拍巴掌,陆宁下意识就想隔开,随之想到,啊,这是这个世界我的老妈,本来条件反射似弹起的胳膊,猛地往回一收,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不过,被老妈打的感觉,真好!
  前世,我可是没亲人没朋友的天煞孤星!
  想起可怜的前世生活,陆宁就觉得自己惨兮兮的。
  这种感觉,是今生的自己,在怜悯前世的自己。
  今生的自己,贫穷,甚至傻呆呆过了十几年,搞来一斗米,能吃上几顿饱饭,就乐得屁颠屁颠的,十几斤米,还是糙米?至于吗?
  而且,今生的自己,体弱多病,是有名的痨病鬼。
  可是,今生的自己,好像就是比前世的自己更幸福,也更能感觉到什么是幸福。
  陆宁轻轻摇摇头,渐渐的,两个自己,好像正在融为一体。
  老妈不让抬头,陆宁还是忍不住,偷偷向前瞄。
  前方嫩嫩的荷绿叶裙裾下,是若隐若现的粉色小绣花鞋,陆宁的心不禁跳了一跳,这就是古代的大家闺秀,贵夫人啊!
  残缺的记忆一点点融合,陆宁也渐渐明白了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处境。
  父亲早亡,两个姐姐已经嫁人,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是县令刘家的佃农,除了贫困,就是贫困。
  家里本来就几亩薄田,父亲去世后,自己不事劳作,这些田产都被变卖了。
  现今母亲,更要跪着求肯,希望能把今年的租子,明年补齐。
  唉,陆宁心里叹口气,真想将老妈拉起来,几斗米而已,自己怎么还想不到个办法?
  自己要在这个世界,给老妈养老,吃饱喝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不过,好像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年代,可不是什么能安稳生活的年头。
  乱世之中,达官贵人也好,黎民百姓也好,那真是不如一条太平犬。
  自己虽然有信心,仗剑天涯,面对千军万马,也能护得老妈周全,带领亲朋们找一个能安稳生活的所在也不难。
  但,怎么觉得,穿越到了古代,就是为了隐居?心里有点拧巴呢?
  嗯,盘算盘算,离这个南唐灭亡还有二十多年,先走着瞧吧。
  “陆家大娘,我寻来你家,不是为了钱粮一事……”前方榻上县令夫人甘氏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却是极为娇柔动听,轻嫩无比。
  陆宁脑海,突然就闪现出一个画面,却是一条挥之不去的曼妙身影,高高在云巅,隐隐可见那艳光四射的丽容,额头火焰似的鲜红花钿,端庄圣洁,又妩媚无比,好似云雾中的观世音菩萨,有闭月羞花之美,又神圣不可侵犯。
  陆宁不由心中苦笑,原来,自己还对她极为仰慕,都不能说为仰慕了,却是甘心做她足下的一滩泥那种心情,这无比崇高的女神,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就好似仙女一样,那隐隐约约的亵渎之心,竟然有犯罪的感觉,想来,这是少年怀春的心思吧?
  或者,更通俗的说,自己就是这甘氏的一条舔狗啊!而且,是胆子特别小的舔狗,藏在心里,平时别说和女神说话,就是看都不敢看女神一眼。
  话说回来啊,这甘夫人,如果在自己那个世界,那肯定也是粉丝数千万,舔狗多如牛毛的超级流量担当啊。
  这种活色生香真正的古典美娇娘气质,根本不是后世那些大明星能靠后天培养培养出来的
  记忆中,母亲农闲时会在刘家做女佣,在这位甘夫人身边做活,甘夫人对她倒是挺好,也来过自己家几次。
  至于她不怎么避讳自己,自然是因为,自己太过低微,虽然她是高高在上的贵妇人,可是,总不会避忌一个毫不起眼的土疙瘩。
  突然,陆宁觉得有些刺骨的冷,忙蜷紧了衣服。
  老妈李氏的目光,立刻关切的看过来,目光里,有深深的忧色。
  “夫人,夫人……”外面匆匆的脚步声,却是一名清秀小丫鬟匆匆跑进来,她俏脸惶急,急急的道:“明府,明府遭灾了!”
  明府,就是对县令刘志才的尊称。
  甘氏俏脸变色,猛地站起便向外走,小丫鬟跟在她身侧,急急的说着,“明府没能打通关节免罪,被打入大牢了,听说,有位都护公保举了一名立功健儿接替明府,都说这位健儿救过都护公的命,又杀退周兵立了大功,为了犒劳他,明府之家眷奴役,都要发于他为奴呢?!”
  甘氏身子猛地一颤,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小丫鬟急急的扶住她,却还在急急的说,“夫人,你快想办法啊,钦使和抄家的差役已经出了海州城,比马五郎的快马慢不了几步,怕眼看就要到了!”
  甘夫人却早已经娇喘起来,显然,这种大事,她又哪里拿得主意?听说家产要被抄没,她和一众家眷仆役都被发配为奴,她却是摇摇y u坠,腿都软了,在那小丫鬟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刘家遭难了!主母可怎么办?”李氏隐隐听了个音,听得对自己甚好的主母落难,心下难受,不由得抹泪。
  记忆的残片此时已经渐渐融合完毕,陆宁思及前因后果,便明白,周兵南侵,这东海县靠近北境,听得战事不利,刘志才已经做好投降的准备,甚至已经命人改换城头旗帜。
  但不知道为什么战事会发生逆转,周兵败退,这刘志才自然被秋后算账。
  也不仅仅刘志才,本县官员,几乎被一勺烩。
  不过,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啊?
  虽然对这段历史的细节不是那么清楚,但后周征伐南唐,明明没有败过吧?
  南唐后主还未登基时双方爆发了几年战争,不是以南唐割让江北所有土地结束的吗?
  唉,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过,甘夫人要被发配给谁家做奴了?
  陆宁有些无语,可是,今生记忆里虽然对这位甘夫人有着那么些眷恋,有着那么些想亵渎的罪恶感,但毕竟这些记忆处于弱势,并不主导。
  陆宁也没有持三尺剑杀散群丑去救她出水深火热的冲动,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可惜。
  “陆家娘子,在家吗?”外面有人喊,进院的,却是一个干瘪老太太,看她三角眼,便不是善茬,正是街坊刘婆。
  李氏见到她进院,脸色立时为之一变,好似,怕极了她。
  陆宁看得出,和对甘夫人的尊敬不同,老妈是真的怕这个刘婆。
  “阿娘?我们欠她多少银钱?”陆宁记忆里,隐隐记得,这刘婆是自己家的大债主,每次来,都会搅得自己家愁云惨雾。
  “不多不多,加些谷息,九斗米而已!”刘婆年纪不小,耳朵却不背,还在屋外呢,就听到了。
  “刘婆婆,宁儿刚回来不几日……”李氏泫泪y u滴,本就软弱没有气势的她,偏偏又不在理,又如何是一向尖酸刻薄的刘婆的对手?
  刘婆冷哼着,“当了几天大头兵,很了不得吗?没有暴尸荒野,算他运气!但这不能成赖账的由头吧?”
  李氏羞愧,只是垂首抹泪。
  陆宁微微蹙眉。
  刘婆却已经冷笑着看向他:“大郎,你一向不事劳作,家里的田都被变卖了,难道这时候装不晓得吗?你娘亲当初为了给你娶亲订亲,陆陆续续从我家,借了七斗米,答应加两斗谷息,虽然亲事没成,这米就想不还了吗?”
  “婆婆,请你容妾身一段时日……”李氏最见不得儿子受窘,丈夫早亡,儿子就是自己的一切,为了儿子,什么都可以付出。
  刘婆冷哼一声,“我可宽了你多少时日了?陆家娘子,你可别昧着良心做事!”
  她这话一出口,李氏立时脸通红,又是在儿子面前,做母亲的被人如此羞辱,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打量着刘婆,陆宁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可能刘婆运气不错,外面突然传来人声,要不然,以陆宁记忆刚刚融合还有点后遗症的状态,说不定她就被陆宁一把拎着扔出去。
  外面有人喊:“喜报!喜报!东海县永宁坊的陆宁,是在这里吧!”
  李氏和刘婆都是一怔,刘婆冷笑,“又是谁家来讨债,逗你们娘俩玩呢?”
  却见从外面,走进来几名皂衣差役,走在最前面的,却是一名配银銙戴贤冠的官员,其两鬓微微发白,但神光炯炯,看来颇有威严。
  那喊着喜报的是差役,此时这官员微笑道:“陆宁,还有老夫人,快出来,有敕旨到!”
  陆宁莫名其妙的走出来,心说这些古人,总不会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特殊人才,所以来招揽吧?
  微微躬身,虽然不知道唐代的礼节接圣旨要不要跪下,但除了老妈,陆宁并不想对任何人行跪拜礼。
  微风吹来。
  有些冷,令陆宁不得不又将衣裳拉紧,更哆嗦了一下。
  “你就是陆宁?”官员上下打量着陆宁,见陆宁点头,既不跪下,也不招呼母亲出来,怔了下后随即苦笑,果然,是有癔症,而且,是他没错了,一副瘦弱无比痨病鬼的样子,一阵风吹来,好似就能把他冻死。
  怪不得立此大功,此次封赏更是史无前例,但是,却没将他招入中枢引为栋梁。
  不过,这封赏,也太夸张了些,从唐代开国,还没有如汉晋之制封国的呢,这少年郎,算是令本朝恢复了晋隋前制,创造了历史呢。
  官员心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展开手中绢册,唱道:“门下!周逆南侵,贼往来千里,涂炭诸州,诸管会兵讨之,有海州东海县永宁坊健儿陆宁,前后克捷非一,诛射伪主郭荣……”
  文绉绉的堆垒辞藻,陆宁听他喊令喻时便躬身静听,只听得大概意思便是夸自己浴血疆场,立了战功。
  不过,什么射杀郭荣?
  陆宁猛地一呆。
  隐隐的,有了印象,好似,自己记忆正融合的浑浑噩噩中,还是前世的习惯,接到了任务就去执行,这次的任务,是对抗周军……
  自己,还在寿州铁匠铺自己打造了一副弓箭,前世,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亲手制造冷兵器和远古火器,这次却是派上了用场。
  可是,射杀郭荣?
  这玩笑可开大了!
  郭荣就是后世说的柴荣啊,那个执掌周国时灭国无数打下北宋根基的狠人。
  不过后来他病故,儿子幼小,赵匡胤陈桥兵变夺位,迫使他儿子改回柴姓。
  宋修史,也就都将郭荣称为柴荣,因为柴荣是周太祖郭威继子,周太祖姓郭,篡改史书将郭荣改为柴荣,隐隐的意思,就是柴荣同样得国不正,走曲线道路,洗白赵匡胤陈桥兵变。
  反正柴荣也好,郭荣也罢,都是这个时代一条牛的不能再牛的大牛!
  而现在,自己把这个狠人一箭射死了?!
  这,这。
  蝴蝶扇动的翅膀,会引起这个世界的变化,怕是山呼海啸了!
  陆宁有些懵。
  好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把这个世界的历史给彻底转向了……
  那边钦使又啰啰嗦嗦一堆,是圣天子和中书省一堆要给自己封赏的理由。
  到得最后,官员声音更是抑扬顿挫,“封陆宁,东海县公!开东海国府!母李氏,封东海郡夫人!不日表具上,得崇恩!”
  陆宁呆了呆,没太听明白敕旨的意思。
  那官员笑呵呵将敕旨交到陆宁手上,换上一脸的尊重,躬身拱手道:“第下,恭喜了!某是中书舍人,姓乔。”
  官员叫乔匡舜,是比较闻名的文学大家,当然,陆宁听着全无反应。
  乔舍人身后,转过一名官员,对陆宁微微躬身,“第下,某是海州别驾李景爻,就由下官为第下解释敕旨之内容。”
  乔舍人心里有些无语,心说这封赏可说是皇恩浩荡了,但这位东海公果然是脑子糊涂,怪不得皇太弟都召见他了,最后,还是没将他召入门下。
  而且,他生得虽然俊美,但体格也太差了,一阵风来都能冻死一般,果然射死郭荣只是运气好,是本朝受上天庇护而已。
  不过封赏,也没辱没他的功劳,史无前例,而且,实际上有违前制。
  也怪不得,敕旨压了好久才下来,自然是圣天子和几位重臣商议了好久。
  另一边,听李景爻解释着,陆宁也微微发怔。
  这敕旨的意思,竟然是唐主将这东海县作为封国赏赐给了自己。
  就如同汉晋南北朝时期一般,开府的县公,自己从此就是这东海国的国主。
  开府后,自己按照规制,可以设一名相,为七品官员,还有八品的卿称为郎中令一人,两名侍郎等等等等,总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九品以上官员编制有十几人。
  这种封国,除了没有铸造钱币以及外交的权力,其余的规制,就真是自己是国主统治一般,包括赋税,包括武备等等。
  而自己这县公的封爵,是从二品,母亲的诰命,母凭子贵,郡夫人,也是从二品。
  这样的话,乔舍人这个正五品上和李景爻这个正五品下,自然都要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只是他们不是自己的直属下级,都有些矜持,所以自称“某”,但后来,李景爻还是软了骨头,最后用“下官”自称。
  射杀了郭荣,捞了个封国的国主?
  陆宁心里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历史的车轮,被自己搅和的全乱套了。
  不过,原来那刘家产业,是查抄留给自己的,甘夫人等家眷,发给自己做奴了,那丫鬟小翠,一知半解,想来是没听明白消息。
  自己听了敕旨,都还不清不楚的呢。
  陆宁胡思乱想着,李景爻给陆宁解释的同时,心中却是有着惊涛骇浪,从大唐立国起,封国已经成了禁忌,当然,本朝虽然自称继承唐之正统,但和其余列国一样,一切的一切,并不是都沿袭唐制。
  皇太弟、燕王等就都有封国,只不过他们都是皇族子弟。
  而且这少年立下的功劳,这赏赐也说得过去,就如过去所说,他立下的,真的是该裂土封侯的功劳嘛。
  虽然,看他痨病鬼的样子,只是走了狗屎运……
  另一侧站着略有些矜持的乔舍人,却是心中琢磨,圣天子封陆宁东海国主,除了觉得他有癔症,难以进中枢,所以赏给他一场大富贵外。
  深层次的考虑,又何尝不是希翼他能守土?
  东海县及北面怀仁县靠近周国边境,周兵南下的话,虽然肯定是攻略寿州等重镇,但这东海就如同凸出的一个楔子,圣天子怕也希望这个有癔症的少年,能在危难之时,再创造什么奇迹吧?
  虽然,这希望也不大。
  看着陆宁拉紧衣裳微微颤抖很冷的样子。
  乔舍人不由摇了摇头,赏赐给东海公的各种金银珠宝里,圣上还专门赏下了一件狐裘,开始自己还奇怪,现在才明白了。
  乔舍人苦笑不已。
  “好了,我明白了,多谢李别驾!”陆宁笑着打断了李景爻唠唠叨叨的讲解。
  李景爻笑道:“第下,此外还有刘家查抄的财产家奴,州府派出的司法参军王吉正在清查,还请第下派员监督!”
  李景爻说着话,心里却是啧啧羡慕,听说那刘县令续弦的小娘子,极为美貌,还有两个美妾,各个倾国倾城,整个海州城都知道刘县令这两年物色的三个绝色y o u物毫不逊色于大内,眼下,可便宜这位昔日小农夫,现今的小国主了。
  ……
  乔舍人宣令喻,躲在厢房的李氏和刘婆都听得清楚,李氏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半晌做不得声,怎么也不明白,自己那病秧子似的儿子,怎么就会立了军功授了官衔,而且,他还年幼啊,才十六岁啊,怎么就做大官了?
  自己好像还被封诰命了。
  后面那些差役手里捧的盘子,好像就是各种赏赐,头冠、服饰等等。
  这,这从何说起?
  至于儿子到底是什么官,她也没听太明白。
  刘婆却是满心的懵逼,她耳朵灵,所以李景爻给陆宁解释的话语她都听得极为清晰。
  陆大郎?被封国了,那好像是老辈子才有的东西,以后这里,就是东海国?
  我们这些黎民百姓,都是陆大郎的子民了?
  陆大郎,是我们的国主?
  她简直要吐血了。
  莫说国主之类的,就是原本县里的胥吏,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惹啊?
  刘婆儿子也在县衙听差,平日那些胥吏老爷们,对她儿子便是又打又骂,她还曾经挨过那刘佐史一个大耳光,而现在,别说刘佐史这样的大老爷,就是比他高一百级的,给那陆大郎提鞋都不配啊!
  李氏,母凭子贵,成了二品诰命了?
  突然,她咧嘴嘿嘿干笑起来,声音却是极低,免得惊扰了院中正在叙话的几位官老爷。
  “老夫人唉!我刘婆真是,你,你可莫恼小奴!”刘婆谄笑着,心里却是直要吐血,早知道这痨病鬼,不,早知道那陆小郎君有今日,自己那几斗米,又算的了什么?早早双手奉上,今日又何必现在胆突突的后怕呢,本来是善缘,却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什么弥天大祸。
  这?刘婆想着,便觉得手脚冰凉,前途一片昏暗,直想时光倒流,才能好好巴结面前这位已经贵为诰命夫人的李夫人。
  而另一边,突然听得陆宁唤阿娘,他要出去。
  原来,海州官差分了两路,一路陪乔舍人来宣敕旨,一路去刘家抄家,乔舍人却是请陆宁同去,毕竟抄没的家产,奴仆田契之类的,都是属于这位小国主的。
  李氏答应了一声,也没敢出屋,她到现在还晕晕乎乎,混不知所以。
  刘婆同样痴痴呆呆,两人心情不同,却又都怀着心事,良久良久,都没有动弹。
  


第一章 国主在此
我的帝国无双